追蹤
╭。☆║Love║☆。╮
關於部落格
  • 1292682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妻子的誘惑 아내의유혹】人物、分集介紹 1~65

《人物介紹》
具恩才 - 張瑞希 장서희飾   33歲,服裝設計師、 房地產大亨的兒媳婦。   責任心強,夢想成為成功的服裝設計師,是個孝敬父母的女兒,為了家人可以犧牲自己。   畢業于名牌大學的服裝設計專業,在Q服裝購物網主持的設計大賽中獲大獎,正當她為成功一步步邁進的時候被焦彬強姦並懷孕,於是放棄了去巴黎留學的機會。   雖然她選擇了沒有愛情的婚姻,但是為了丈夫和婆家注入了自己所有的心血,這樣度過了7年的時間,現在的她變成了打理家庭的能幹的主婦。   但是發現了自己選擇的人生竟然是謊言和背叛之後,她變成了另外一個女人。自己最信任的丈夫和親姐妹一樣的好友的背叛讓她傷痕累累,之後她變成一個豔婦重新誕生。
鄭焦彬 - 邊佑民 변우민飾   35歲,恩才的丈夫、江才的朋友。   從學生時代起就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天生與學習絕緣,用錢好不容易拿到大學畢業證,在父親底下學習房地產業務。他在世界上最害怕的人就是父親,在父親面前連大氣都不敢喘,但是事業方面卻比父親取得了更大的成就,依靠國內外的房地產業務把公司壯大起來。   從高中時候開始就喜歡恩才,但是恩才一直不理他,結果侵犯了恩才並最終結了婚。但是婚後沒多久就對恩才失去了興趣,開始在外面找女人,與恩才和好友也是小舅子的女友愛利有了一夜清,見充滿野心的愛利更加主動地接近自己,慌忙以留學為誘餌把愛利送出了國外。   但是五年後看到變成幹練成熟的女性回國的愛利後重新被她迷倒,順著愛利的計畫與恩才離婚,給恩才帶來了難以癒合的傷口。
申愛利 - 金書亨 김서형飾   33歲,恩才的朋友,江才的愛人、恩才丈夫的情婦。   父親是恩才爸爸的同鄉好友。愛利的爸媽去世後,恩才爸爸就負起了撫養愛利的責任。   幫著具英秀做家務活,因從小寄託在別人家裏生活,因此學會看別人的眼色行事,也懂得怎麼做才能獲得人們的歡心。對成功的渴望極為強烈,獲得從小一起長大的江才的愛,被英秀的夫婦也當作是未來的兒媳婦。   像兒媳婦一樣對待恩才的父母,對恩才也像親姐妹一樣親密,但是內心其實是個夢想著進入上流社會的可怕的女人。對貧窮的江才感到不滿,把江才的朋友焦彬作為擺脫貧窮的目標。   不料焦彬強行霸佔了恩才並娶了她,對此愛利感到羡慕和嫉妒。與恩才在同一個屋簷下長大,從小對她有競爭意識,由於貧窮的家庭條件,雖然和恩才成績差不多,但是她只能選擇去專業大學,而準備已久的設計比賽也輸給了恩才,留學之夢因此被破碎。羡慕嫁入豪門的恩才,也嫉妒得到富豪兒子的愛情的恩才。   在一次偶然的邂逅中,她與焦彬發生了一夜情。在焦彬的支持下,她去了巴黎留學,並且學成歸國,成了一個成功的彩妝設計師。並對焦彬窮追不捨,再一次背叛了恩才…
閔健宇 - 李在皇 이재황飾   31歲,建築設計師、 閔女士的養子。   很小的時候成為孤兒,被閔女士領養後在她的關愛下健康成長。把閔女士的女兒小熙當成親妹妹一樣疼愛,他認為這就是回報閔女士的最好的方法,不料知道了小熙愛上自己後開始對她冷淡。小熙失蹤後陷入自責,與閔女士的關係也變得冷清。這時認識了恩才並陷入了熱烈的愛情。  他是個才華橫溢的建築設計師,就職於焦彬父親的公司,很得焦彬父親的信任。   所有女人希望得到的魅力男人,溫柔、細心,有時冷靜,有時卻為了守護與恩才的愛情變得衝動。 《分集介紹》 第 1 集   在海邊,掉進水裏的恩才絕望地呼喊著救自己肚子裏的孩子,焦彬和愛利遠遠地看著這一幕,隨後掉頭走掉。逐漸失去意識的恩才的眼前浮現出一幕幕往事。時間追溯到恩才的高中時期,愛利坐在恩才的前面,微笑著讓恩才給自己化妝。恩才回到學校後收到焦彬遞過來的花,她羞澀地離開。又過了幾年的時間,恩才穿著華麗的婚紗與焦彬舉行著婚禮。 第 2 集   在機場,愛利給焦彬打電話,問他是不是不高興自己的歸來,焦彬慌張地說如果愛利立刻回巴黎的話會給兩倍的留學費用。愛利聽後告訴他自己已經不是5年前的愛利,現在需要的是焦彬,焦彬聽後感到恐懼。恩才和江才等待愛利,卻沒有見到她,這時江才告訴恩才如果焦彬讓她傷心的話一定要告訴自己。 第 3 集   恩才被美仁挨了耳光,正巧進門的愛利饒有興趣地望著這一幕。被美仁訓斥的恩才過一會才發現了愛利,感到羞愧的恩才帶著愛利進房間。恩才努力露出了微笑,問愛利怎麼才來,愛利告訴恩才自己也很想念她。隨後愛利看到恩才和焦彬親密拍下的照片,忍不住感到憤怒,她把高價化妝品送給美仁後離開。英秀在家裏認真地學習新曲,這時愛利走進來說起恩才的近況。 第 4 集   焦彬陷入沉思,愛利在一旁看著說他是因為喜歡自己才來到了這裏,焦彬煩躁地說不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怎麼回事。愛利告訴他一家有名的造型室聘請自己,焦彬說這個行業是沒有槍聲的戰場,讓愛利要小心,愛利隨即對他說自己不能一直住在酒店,讓他給自己找個公寓,焦彬聽後大吃一驚。恩才蹲在門外等著焦彬回來,見到他後用埋怨的口氣問去了哪里。 第 5 集   鄭會長握著高爾夫球杆怒視美仁,恩才在一旁說都是自己的錯,請求他的原諒,見鄭會長不相信恩才的話,美仁謊稱因為生活費不夠才借了恩才的錢。事後鄭會長問恩才借給美仁多少錢,這一次自己還給恩才,並嚴肅地說以後要注意。恩才感到手臂疼痛,她讓焦彬陪自己去醫院,焦彬一口拒絕。恩才回想起戀愛的時候,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同一時刻焦彬在酒店裏等著愛利回來。 第 6 集   恩才看到焦彬和愛利親密地走進公寓不禁驚呆,焦彬看到恩才後同樣吃驚,愛利泰然地說在去自己的워크샵的時候遇到了焦彬並一起回來。愛利開玩笑地對恩才說是不是對丈夫管得太嚴,恩才告訴焦彬要把愛利當成小姨子看待。愛利進屋後看到恩才幫自己整理好的行李,告訴她自己以後會叫小時工。吃飯的時候愛利告訴恩才不要太相信丈夫。 第 7 集   江才握著愛利的手說著話,這時焦彬走進來,愛利吃驚地甩開了手。江才問她怎麼回事,愛利謊稱焦彬的母親來這裏做美容,江才聽後放下心來。隨即厲聲對焦彬說如果他欺負恩才的話自己絕對不放過,焦彬回敬他不要再插手管自己夫妻的事情,被江才一把抓住了衣領。江才出去後,愛利對焦彬說恩才姐弟很讓人頭疼。 第 8 集   恩才聽到愛利說起焦彬在外面有女人的話後大吃一驚,愛利觀察著恩才的表情,說自己也是從客人那裏聽到的消息,並假裝不在意地問最近焦彬是不是常常回來得很晚。恩才告訴她做生意的人都有回來晚的時候,不能因為這樣的事情懷疑焦彬。愛利嘲笑著說希望恩才對焦彬的信任能永遠不會被打破。愛利看到人事不省的江才在自己的公寓門前,忍不住對他發火,之後給恩才打電話。 第 9 集   恩才拿著焦彬的衣服呆住,同一時刻愛利悠閒地給恩才打電話問在哪里。隨即告訴恩才自己確實聽到過焦彬有女人的消息,必要的話還可以打聽到那個女人的住處。恩才獨自在海邊沉思,隨後發現焦彬的車後大吃一驚。小熙告訴健宇自己已經不是小孩子,問他知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健宇躲避著小熙的眼神。 第 10 集   恩才把相機連接到筆記本上後放大了照片,她看到螢幕上出現的竟然是愛利,恩才隱隱感到不安,她回想起愛利對自己說過焦彬有別的女人的話。恩才跑到愛利的辦公室,追問她昨天和誰在一起,愛利泰然地說自己去了度假村,在那裏看到了恩才夫婦。恩才聽後無語,隨即看到了愛利遞過來的英秀的戒指。 第 11 集   恩才來到愛利的公寓,愛利用嘲笑地口氣對她說如果丈夫在外面風流,沒有守住丈夫的妻子也有責任。愛利把藏在衣櫃裏的焦彬拉了出來,自信地站在恩才的面前,恩才絕望地不知說什麼好。 第 12 集   愛利來焦彬的家裏找恩才,焦彬看到後大聲地告訴愛利自己和她已經結束,如果再來為難自己夫婦的話就會打電話報警。之後焦彬告訴恩才不用再去理會愛利,拉著她的手走出去。獨自留在屋裏的愛利氣得渾身發抖。 第 13 集   焦彬渾身是傷地回到家,他埋怨恩才不顧自己的哀求把事情告訴了江才。江才給恩才打電話告訴她收拾行李後立刻搬出來,說今天自己只是給焦彬一個警告而已,以後還會好好地教訓他。 第 14 集   焦彬來到愛利的公寓,情不自禁地擁抱愛利,愛利在焦彬的懷裏流下了熱淚。愛利讓焦彬發誓不會再丟下自己,焦彬猶豫了一下後發誓。 第 15 集   江才來到愛利的公寓,大鬧著說自己知道裏面有男人,讓她趕快給自己開門。焦彬在裏面忐忑不安,愛利冷靜地給員警打電話。小熙在健宇的懷裏哭著說如果害怕世人的眼光的話乾脆就私奔,健宇冷靜地放開小熙,但是轉身之後卻痛苦不已。 第 16 集   愛利給在巴黎的尼奴打電話,叮囑說現在開始要和爸爸媽媽一起生活,讓他們小心回國。掛完電話後愛利想起懷孕的恩才,她自言自語地說即使這樣也決不放棄焦彬。江才徘徊在愛利的造型屋門前,要找出愛利在外面的男人。正巧愛利開車出門,江才急忙坐上計程車跟在後面。恩才從市場回來的時候看到美仁,於是哀求美仁幫助自己抓住焦彬的心。 第 17 集   流著血的恩才告訴焦彬不能讓孩子出事,拜託他帶自己去醫院,焦彬聽後感到詫異。愛利看著恩才露出會心的微笑,並在鄭會長和美仁面前說起恩才的壞話。焦彬在醫院裏追問恩才為什麼沒有把懷孕的事情告訴自己,恩才歉意地表示因為怕再次流產,所以沒有告訴他。趁恩才輸液,焦彬給美子打電話。 第 18 集   鄭會長知道焦彬在外面的女人是愛利的事情後大怒,他把花瓶扔向焦彬,這時愛利出面讓他不要誤會,說自己和焦彬沒有任何關係,這更加讓鄭會長生氣。感到害怕的焦彬說不能讓恩才驚嚇,但是無濟於事。這時荷娜拿著鍋蓋打愛利,說她竟敢惹哭自己的侄女。回到公寓的愛利看到屋內一片狼藉,於是給焦彬打電話。 第 19 集   恩才看著掛在牆壁的照片後大吃一驚,荷娜說擔心焦彬。美仁生氣地對恩才說懷了孩子又不是當了什麼大官,為什麼把家務活都給了自己,恩才默默地應允。英秀拿著閃片衣服問美子哪件最適合自己,美子責駡說剛買衣服沒多久怎麼又說要買衣服。 第 20 集   焦彬被江才質問愛利是不是他的愛人,他歉意地表示自己會整理。恩才在家裏等著焦彬,見淩晨1點仍然聯繫不到焦彬,不禁感到不安。她給愛利打電話,知道焦彬被挨打的事情後大吃一驚。焦彬看到愛利後露出微笑,隨即暈倒過去。愛利生氣地甩開拉著自己的江才… 第 21 集   愛利帶著尼奴突然出現,讓恩才和美仁驚愕不已。愛利平靜地說自己有了焦彬的孩子後去了法國,雖然想獨自撫養孩子,但是現在想給孩子找回父親。美仁問焦彬是不是事實,焦彬默默地點了點頭,這時尼奴做起自我介紹,並擁抱美仁。崩潰的恩才大喊著說不要騙自己,之後瘋狂地跑了出去。 第 22 集   荷娜說美仁做的飯不好吃,讓她把恩才找回來,美仁埋怨她挑食。荷娜生氣地說焦彬在外面風流的事情美仁也有責任,秀彬在一旁也表示如果自己結婚後遭遇這樣的事情也不會善罷甘休。焦彬對美仁說要提交對江才的訴訟狀,求美仁的説明。鄭會長拜託恩才為了腹中的孩子也要振作,不能和焦彬離婚,恩才於是回到了家裏。 第 23 集   江才在警察局裏接受調查,他表示把自己送進監獄。英秀和美子埋怨他為什麼要獨自背下罪名,江才回想起愛利拿石頭砸自己的一幕,忍不住流下了眼淚。英秀和美子不知怎麼救出江才而歎氣,恩才在角落裏聽到後獨自流下眼淚。鄭會長見愛利帶著尼奴住進家裏,憤怒地讓她立刻出去。 第 24 集   愛利在員警所裏告訴恩才她的父母從中作梗拿走了自己父母的賠償金的事情,恩才反應強烈地表示不可能。愛利反問她知不知道良心在金錢面前多麼無力的事情,用這個賠償金恩才去了4年制大學,而自己卻在專業學校中途退學。鄭會長來找恩才,對江才的訴訟表示了歉意,說不管別人說什麼,恩才才是自己的兒媳婦。恩才告訴他自己很害怕,這時鄭會長拿出幸運的項鏈。 第 25 集   鄭會長把一個信封扔給恩才,生氣地質問她到底需要多少錢,連荷娜的錢都不放過,讓恩彩感到一頭霧水,鄭會長表示這件事情只有恩才和自己知道,她讓自己很失望,說完回到房間。同一時刻焦彬告訴愛利家裏已經鬧翻,只剩下在離婚書上蓋章的事情。愛利聽後高興地對尼奴說現在可以和爸爸重新在一起。恩才哭著對鄭會長說事情並不是他想的那樣,但是鄭會長不聽。 第 26 集   美子聽到恩才被公公趕出家門的話後感到憤怒,英秀在一旁也生氣地說美子懷孕的女兒要成為離婚女人,問恩才焦彬在哪里。恩才說自己不能就這樣放棄,突然跑了出去。 第 27 集   鄭會長把恩才叫出來,愛利緊張地懷疑是不是想把遺產留給恩才腹中的孩子,她告訴焦彬有可能會失去全部財產,鼓動焦彬過去瞭解情況。恩才對鄭會長表示一定要把孩子生下來,鄭會長讓她寫下放棄孩子的養育權的保證書。 第 28 集   愛利看到恩才和焦彬在一起忍不住發火,她大聲地對焦彬說尼奴現在還不是他的孩子,只是個小妾的孩子而已。焦彬安慰說所有的問題都已經解決,不管自己的父親怎麼反對,也會和愛利結婚,給尼奴一個完整的家,但是愛利說鄭會長之所以不承認尼奴就是因為恩才有了孩子,如果沒有了恩才的孩子,一切問題都不會存在。 第 29 集   健宇遲遲不進結婚禮堂,他看了一眼正在等待入場的新娘敏京,之後瘋狂地跑了出去。閔女士瞬間有種不詳的預感,跟在健宇的後面跑了出去。閔女士聽到小熙好像掉進海裏的話後昏倒過去。 第 30 集   焦彬從海裏出來後渾身顫抖,他用充滿恐懼的聲音告訴愛利自己無法開車,讓她叫代理司機。愛利斷然告訴他不能留下任何證人和證據,兩輛車急速從海邊開走。四處尋找恩才的家人接到員警的電話,告訴他們在海邊的沙灘上找到了恩才的錢包和手機。 第 31 集   健宇瘋狂地在海裏搜尋,在偏僻的地方發現的一個人,他誤以為是小熙,急忙做搶救措施。恩才聽到健宇要把自己送去醫院的話後醒了過來,她哀求健宇把自己藏在沒有人知道的地方,健宇斷然拒絕,堅持要送去醫院。 第 32 集   恩才看著焦彬和愛利、尼奴三個人幸福的樣子,她感到背叛和憤怒。恩才想著自己死去的孩子,想到了死亡,隨即又想到殺死自己孩子的人仍然快活地活在這個世界,發誓自己絕對不能就這樣冤死,她望著河歇斯底里地喊了出來。恩才回到醫院,她告訴健宇自己沒有地方可去,求她暫時讓自己住在這裏。 第 33 集   美仁對焦彬說自己看他最近氣色不好,所以拜託別人買來了貴重的鱸魚,正當他們嘻嘻哈哈地偷吃的時候,被鄭會長看到。鄭會長生氣地說兒媳婦都死了,他們還有心情吃這麼貴的海鮮。 第 34 集   恩才為了不被焦彬發現,咬著牙跳下懸崖。焦彬四處尋找恩才,但是沒有發現,他想著可能是自己看花眼,於是開車離開。恩才瘸著腿陰森地看著焦彬的背影。 第 35 集   鄭會長告訴焦彬江才說恩才失蹤的那天焦彬和恩才一起出去,問他是不是和恩才的死有關聯,讓他如實說出事實,自己也許還可以幫助焦彬。這時焦彬接到愛利的電話,聽到尼奴失蹤的話,焦彬急忙跑了出去。 第 36 集   焦彬突然從化妝台鏡子後面看到了恩才,他尖叫著回過頭,看到桌子上放著恩才的照片。他顫抖著看著照片,之後恐懼地扔到地上,這時荷娜走進來大聲地說是自己放上去的照片。焦彬狠狠地說即使恩才變成了鬼出現在眼前也不會害怕,自己不能因為一個死人而破壞人生,說完把恩才的照片撕爛。 第 37 集   愛利走進恩才工作的化妝品店,正在找化妝道具的愛利發現了閔女士舉行的彩妝徵集賽的海報。恩才躲避著愛利的視線走出店,這時看到了愛利的車內放著愛利和焦彬親密的照片,她想像著自己揮舞著木棍的場面。閔女士回想著星星未滿月就死掉的話,她拿起電話指示調查鄭會長現在在做什麼。 第 38 集   恩才在醫院裏聽到護士們對自己和健宇竊竊私語的一幕,對健宇感到歉意的恩才打掃起婦產科,之後給健宇寫信對他給自己買的香皂表示了謝意,恩才留下信和香皂的錢後離開了醫院。英秀、美子、江才面臨著從房子裏趕出的危機,為了生活他們開始四處打聽房子。 第 39 集   恩才和閔女士緊張地對視著,恩才介紹自己叫閔小熙,閔女士吃驚地問她是不是真名。隨後面試開始,恩才表示自己雖然不是化妝專業出身,也沒有專門學過,但是一直都很想去做,拜託給自己一個機會。閔女士問她怎麼理解化妝,恩才回答說化妝是自信,隨後把自己變成了性感、冷豔的樣子。愛利告訴尼奴從現在開始在學校裏可以介紹焦彬是爸爸。 第 40 集   恩才偷偷拿走愛利的花束後狠狠地踩爛,之後就像沒有發生任何事情一樣平靜地離開。花束突然不見和結婚照上愛利的臉被擦掉,讓焦彬和愛利懷疑是江才所為。突然發現照片上留存著化妝粉的痕跡,鄭會長懷疑是懷有惡意的化粧室工作人員,愛利一口咬定是江才做的事情。被綁在麵包車裏的江才跑到結婚禮堂的大廳大鬧。 第 41 集   閔女士把恩才介紹給健宇,說暫時會一起生活,健宇聽到恩才自我介紹說是閔小熙後大吃一驚,恩才和健宇兩個人感到慌張和尷尬。健宇對閔女士與恩書的偶然相遇產生疑慮,他勸閔女士要慎重,但是閔女士告訴他在恩才的身上看到了小熙,讓自己不忍拒絕。 第 42 集   恩才端著咖啡剛要走進社長室,看到了愛利在裏面,她吃驚得把託盤掉在了地上。愛利走出來的時候看到一個女人正在收拾打碎的杯子,愛利走過去剛要看她,突然發現這個女人的腿上有傷疤,嚇得慌忙離開,恩才這時才松了口氣。愛利發現恩英在焦彬的身邊撒嬌,她警告恩英不要搶別人的男人。在窗外看到這一幕的恩才自言自語地說愛利沒有必要那麼興奮。 第 43 集   閔女士憤怒地打碎花瓶,她質問恩才是不是故意用小熙的名字參加比賽,還闖入了自己的家。恩才哭著說是誤會,而且健宇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不會這樣對他。閔女士更加生氣地說要取消大賽的大獎,讓恩才從今以後不要再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閔女士通過健宇知道了認識恩才的經過,她長長地歎口氣。恩才收拾行李後走出閔女士的家。 第 44 集   閔女士告訴恩才今後要忘記所有的過去,以自己的女兒小熙的身份生活,恩才連連道謝,流著淚說一輩子不會忘記恩惠。健宇疑慮地對閔女士說恩才是不是有其他不可告人的原因。健宇給恩才看小熙的照片,恩才說自己羡慕充滿自信的小熙,健宇反過來告訴她不要像小熙那樣活著。 第 45 集   恩才在游泳池與焦彬相遇,她慌忙跳進了水中。見焦彬與別的女人親昵,恩才用手機拍了下來。喘著氣回到家的恩才發現了洋酒,於是獨自喝了起來。這時健宇走進來,她讓健宇教自己喝酒,兩個人一起喝起了酒。恩才說起今天見到焦彬的事情以及自己的秘密。 第 46 集   愛利發現了和健宇坐在車裏的恩才後驚愕不已,她一路跟蹤健宇的車,但最終被跟丟。愛利生氣地來到建設社長秘書室,告訴鄭會長焦彬好像在外面有女人,鄭會長生氣地告訴愛利焦彬的風流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愛利,警告愛利不要沒大沒小, 愛利回敬鄭會長說自己不是恩才,不要強求自己要像恩才那樣生活,並表示自己一定會改掉焦彬的壞毛病,鄭會長聽後更加大怒。 第 47 集   焦彬在游泳池遇到健宇,他嘲笑健宇說在公司裏像一個君子一樣,沒想到在外面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說完拉著愛利離開。健宇問恩才焦彬是不是她的前夫,恩才吃驚地問他怎麼認識焦彬。荷娜給江才打電話約他見面,說要把恩才的東西還給他。 第 48 集   從頭到腳煥然一新的恩才來到閔時尚屋上班,恩才從閔女士和健宇的談話中知道了健宇受邀的舞會上焦彬也會參加的事情,她表示自己代替健宇去參加舞會。健宇告訴恩才焦彬和她是共同生活了7年的夫妻,焦彬不可能認不出恩才,但是閔女士卻說如果有信心恩才就應該去,並把舞會的地址告訴了恩才。焦彬看到在舞池的中央穿著華麗的禮服跳著探戈的恩才,發瘋似地跑出了舞場。 第 49 集   焦彬在交際舞學院與恩才見面,突然接到電話,說在海邊看到他殺死妻子的場面,他恐慌地跑回家。健宇看到從舞蹈學院出來的焦彬,他生氣地對恩才說自己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恩彩跳進火坑,問她到底抱著什麼目的去見焦彬。鄭會長知道了美仁和愛利拿走了原本要給恩才娘家的錢的事情,生氣地令兩個人上午把全部的錢拿過來。 第 50 集   鄭會長用手機收到了焦彬在束草欲殺死恩才的照片,他令尹秘書立刻把焦彬叫過來。焦彬謊稱自己在阻止要尋死尋活的恩才的時候,她被大浪卷走。鄭會長告訴焦彬只憑他在那個時候和恩才一起在海邊的事實就足以成為殺死恩才的嫌疑犯。焦彬要給知秀一億,想阻止她說出事實,但愛利告訴他這不是錢可以解決的事情。 第 51 集   健宇跑過來一把擁抱恩才,吃驚的恩才說自己相信健宇對焦彬沒有說出任何事情。愛利告訴焦彬自己已經解決了智秀,讓他不要擔心,一直心驚膽戰的焦彬這時才放下心來。這時愛利發現了焦彬脖子上的圍巾,焦彬慌張地說是幫助承振的職員送給自己的禮物。在游泳池裏,恩才在焦彬面前自由自在地來回游泳,焦彬出神地看著恩才。智秀突然出現在愛利面前,讓她大吃一驚。 第 52 集   愛利走進閔時尚屋,一把抓起恩才的頭髮,突然看到恩才的臉後大吃一驚。恩才泰然地問她是誰,這時閔女士走進來,要求愛利向恩才道歉,並嘲笑說自己聽到愛利是花錢做到化妝師的傳聞。感到憤怒的愛利問閔女士恩才是不是她的真女兒,她和自己認識的人長得很像,恩才把水灑在要轉身離開的愛利的身上。鄭會長回想著恩才的過去,他指示健宇不要在乎單價來幫助江才。 第 53 集   江才找愛利提出一起喝酒,愛利斷然拒絕。江才急忙來找站在路邊上的荷娜,荷娜哭著抱住江才,愛利好奇地看著兩個人。焦彬看著恩才畫的肖像畫陷入了幸福之中,健宇看著焦彬告訴他由於遲遲沒有簽字同意,影響了工程進度,焦彬反過來埋怨健宇無能。這時健宇不小心把咖啡灑在肖像畫上面,焦彬生氣地向他揮起了拳頭。 第 54 集   健宇親吻恩才,並向她表白了愛意,讓恩才大吃一驚。恩才平靜下來後告訴健宇知道他同情自己,但是這只是憐憫之情。健宇問恩才自己能不能為小熙擦拭眼淚,還告訴她除了讓人瘋狂的愛情之外,想守護自己愛的人的心也是愛情。但是恩才告訴他自己知道健宇是好人,但是自己再也不再相信愛情,今後也不會再喜歡上別人。 第 55 集   美子帶著荷娜走進閔時尚屋,恩才急忙躲了起來,她含著淚默默地看著兩個人。閔女士看著突然來找自己的美子不禁感到慌張,美子把皮鞋商品券遞給女士,說是對上次的衣服和遊覽南山的謝意。閔女士看著美子身邊的荷娜問她多大。美子在洗手間裏看著自己送給恩才的手錶,與這時走進來的恩才相遇。 第 56 集   愛利拿著恩才的名片渾身顫抖,她把水果扔向正在睡覺的焦彬身上。恩才親手做出了天然化妝品,閔女士感歎著說恩才有這麼好的本事,怎麼能之前一直呆在家裏當家庭主婦。恩才回答說之前自己認為為心愛的家人準備飯菜是最有價值的事情。恩才把自己做出的天然化妝品送到了焦彬家裏,愛利看到後大怒。 第 57 集   健宇告訴閔女士自己喜歡恩才,讓閔女士感到震驚,但立刻冷靜下來。恩才慌張地解釋說健宇對自己只是同情心,但是仍隱隱感到不安。閔女士告訴健宇雖然恩才現在是小熙,但是也是自己的孩子,家人之間相愛的結果只會是悲劇。白天看到恩才的美仁受到驚嚇,回到家後看到恩才在歡迎自己更加大吃一驚。 第 58 集   焦彬在工地宿舍裏抱住恩才,恩才告訴他這個時候應該要喝酒,讓焦彬出去買酒。焦彬匆忙走出去,這時恩才露出一絲冷笑。四處尋找恩才的健宇跑到建築工地,他抓住焦彬的領子大聲地警告他,反被焦彬狠狠地揍了一頓。同一時刻愛利也來到工地宿舍,看到床上的絲襪和口紅,愛利瘋狂地大叫起來。 第 59 集   恩才聽到化妝品研究所職員的話後生氣地要去找愛利質問,健宇告訴她首先要找到證據。健宇回到家後從閔女士那裏聽到做泡菜的阿姨是恩才的親生母親的話後大吃一驚。愛利聽到恩才和化妝品公司解約的消息後興奮起來,這時恩才拿著藥筒出現,讓愛利大吃一驚。恩才給焦彬打電話,之後來到了焦彬的家中。 第60集   江才背著荷娜回到焦彬的家,愛利看到後露出微笑,並給美仁打電話。江才把荷娜放在沙發上後走出去,過一會兒回到家的美仁發現藏在沙發底下的金磚不翼而飛,於是懷疑起江才。健宇對閔女士說起恩才的事情,還說在鄭會長的辦公室裏看到過閔女士的照片。 第 61 集   愛利在手機裏看到脫了衣服睡覺的焦彬後大怒,同一時刻,恩才在酒店裏望著入睡的焦彬,回想起過去自己去愛利的公寓找焦彬的事情。在酒店的電梯裏,恩才冷笑著把房間的鑰匙遞給愛利。焦彬睜開眼睛後露出困惑的表情,這時愛利把服務生遞過來的解酒湯一把摔在了地上。 第 62 集   恩才在愛利面前打開答錄機,裏面傳來愛利說著金磚事情的聲音,驚愕的愛利問恩才這樣對付自己的理由是什麼,恩才告訴她如果金磚是贓物的事情被揭發的話,愛利很難賣出去,這樣的話自己有可能一下子會失去十億,所以只能抓住焦彬。愛利歇斯底里地說世界上那麼多男人,為什麼一定要選擇焦彬,恩才表示如果愛利和焦彬離婚,自己就銷毀錄音帶。 第 63 集   鄭會長看到恩才後大吃一驚,急忙問她的名字,恩才淡淡地介紹說自己叫閔小熙。恩才表示鄭會長也有理由知道金磚失竊的真相,告訴他是愛利做出的事情。鄭會長反問恩才到底和愛利之間有什麼事情,恩才把愛利和自己之間交易金磚的事情說了出來。鄭會長聽後表示自己會解決這件事情,之後問起恩才的家人。 第 64 集   健宇看到傳真機傳過來的小熙的資訊後大吃一驚,隨即拿著小熙的照片走出秘書室。健宇立刻給恩才打電話讓她趕快把畢業照片和與自己合影的照片用傳真傳過來。大吃一驚的恩才急忙把照片發到健宇告訴的號碼上。荷娜在電話裏告訴江才自己越來越喜歡戒指,表示下一次一定要戴著它和江才見面,江才急忙四處尋找戒指。 第 65 集   恩才熟練地洗著撲克牌,向焦彬送去迷人的微笑。焦彬好奇恩才是這裏的常客。恩才見狀和朋友們一起大笑著聊天,這時一男人問焦彬會不會打牌,並勸他一起打牌。開始時緊張的焦彬看到贏錢後忍不住興奮起來。健宇在電影院焦慮地等著恩才,見恩才不出現,於是給她發短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