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ove║☆。╮
關於部落格
  • 1290518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家門的榮光 가문의 영광】人物、分集介紹 1~24

《人物介紹》
河丹雅 - 尹晶喜 윤정희飾   孫萬起會長的孫女,品行端莊,舉止優雅,大學攻讀民俗學專業,現在是一名助教。她喜歡、崇尚傳統的東西,對家裏的長輩也敬愛之極,下定決心要為曾祖父送終,但卻未能做到。   丹雅年紀輕輕時就披上了婚紗,然而新婚旅行途中新郎不幸死于交通事故。失去愛人是她最傷心的事,儘管大學生鄭玄奎常常出現在她的身邊,她卻不容易敞開心扉。
李江錫 - 朴時厚 박시후飾   爆發戶李千甲的兒子。父母原本又窮又沒有知識,後靠收舊貨、放高利貸發家,但江錫並不以這樣的父母為恥,他反而能理解父母的處境,理解父母躋身上流社會的想法。他不愧為其父母之子,天性冷酷好鬥,一心想做一名像猛獸一樣霸道的實幹家。   他不喜歡淺薄的女人,但在優雅的女人面前他也不是紳士,問問題時單刀直入,回答問題則模棱兩可。
李惠珠 - 全惠珍 전혜진飾   李江錫的妹妹。也許是因為兒時父母太忙無暇給她太多的呵護,她懦弱、膽小,說話稍微有一點結巴。她在丹雅工作的學校上學,愛慕著單戀丹雅的鄭玄奎。惠珠對玄奎的愛有多深呢?玄奎用過的紙杯她都當寶貝一樣收起,見到玄奎時卻會緊張地躲起來。她是她家中唯一單純的人。   惠珠很善良,甚至不知道討厭玄奎單戀的丹雅,丹雅也對與同學合不來的她照顧有加。她把玄奎喜歡的丹雅當成偶像,暗中效仿丹雅,這也是她生活中的唯一愛好。
鄭玄奎 - 李賢鎮 이현진飾   生物工程系學生。作為工學院的學生,他每天都不辭辛苦地去聽歷史系的課,朋友們對此迷惑不解,其實他為了愛情沒有不能做的事。   他可愛地圍著丹雅轉,丹雅待他像弟弟一樣,但他對此並不滿意,於是使出渾身解數爭取丹雅芳心,有時會撒撒驕,有時又像個男子漢。
河秀泳 - 全盧民 전노민飾   河家宗孫河萬起會長的長孫,也許是從小受爺爺的影響,他比父親河錫浩更看重家族的意義。  他不太善於表露自己的內心,尊重家族長輩、延續宗家的榮耀對他來說是最重要的事。對於妻子,他也更多的是強調宗婦的身份,以致妻子紅杏出牆;當妻子宣佈要與他分手時,他不但沒有發火,反而跪下求妻子盡到宗婦的責任。   然而最終他還是離婚了,這可是作為宗孫來說的一大不孝之事。經此打擊之後,他開始反思人生,並與孤兒吳真兒開始了新的戀情。
河泰泳 - 金成民 김성민飾   河秀泳的孿生弟弟,外表、性格、興趣等都與哥哥完全不同,因為晚出生10分鐘,他沒有受到所謂宗孫的束縛。   他的性格單純衝動,外遇被抓了個正著時,恰好發現嫂子和別的男人正從同一家旅館裏出來,於是火冒三丈,對那個男人大打出手。妻子對他無可奈何,向他提出離婚。孿生兄弟雙雙婚姻破裂,致使家族陷於不光彩之中。   泰泳後來遇上了“男人婆”交警羅茉順,墜入情網並漸漸浪子回頭。 《分集介紹》 第 1 集   妻子賢玉帶著員警突然襲擊旅館,泰泳身著內褲被逮了個正著。泰泳被員警以通姦嫌疑帶離旅館時,在走廊裏撞上了嫂子英姬和一個年輕男子從房間裏出來,泰泳和那個男子大打出手,結果兩人都被帶到了警察局。秀泳接到電話急急忙忙趕到警察局,方才知道妻子外遇之事,震驚中又接到曾祖父去世的電話。英姬提出離婚,秀泳當著眾人的面在英姬面前跪下,求她幫助料理曾祖父喪事。在濟州島出差的丹雅也接到了曾祖父危急的消息,她火速趕到機場卻沒有買到機票。正焦急之時,丹雅發現了下午見過面的江錫,求他把票轉讓給自己…… 第 2 集   全家人都回到了宗家,按照傳統葬禮程式,換上喪服,迎接前來弔喪的客人。李千甲前來弔唁,拿出了一大筆禮金,但卻被拒收,望著名門宗家的喪禮,李千甲大惑不解。李千甲的兒子江錫也來弔唁,在後院裏遇到丹雅,由於出言譏諷丹雅,挨了丹雅一耳光。前來弔唁的宣傳室長李英仁因害喜而不舒服,錫浩一邊為她拍背,一邊焦急地望著她,英仁說要做手術拿掉孩子。丹雅在背後擔心地看著二人。宗家屋內,河萬起會長盛怒之下丟起木枕向錫浩砸去,血從錫浩頭上流下來…… 第 3 集   錫浩交代丹雅照看河萬起會長,自己出門上班。河萬起會長在宗家祠堂裏行罷禮,像罪人一樣雙手合十站了一會兒,然後虔誠關上牌位門,邊喃喃自語:有生之年不會再進此門裏了,丹雅在旁邊看到這裏,緊咬嘴唇沒讓眼淚掉下來。泰泳承諾給東東再買一個遊戲機,讓東東幫他說服賢玉,但是無論泰泳怎麼求情,怎麼表白自己愛賢玉,賢玉也不為所動,告訴泰泳不要再浪費時間,自己帶著員警去旅館捉姦時,兩人的夫妻情分就已結束。江錫很偶然地看到妹妹惠珠把玄奎用過的杯子從垃圾桶裏撿出來…… 第 4 集   泰泳帶東東回到宗家,河萬起會長要東東和自己住一起,由自己親自教導,以免像他父親那樣沒有學好。河萬起會長找到賢玉,向她保證自己會努力改變狀況,請她不必把泰泳當丈夫,權當是多帶了一個孩子。賢玉向會長道歉,說自己雖然是為了帶大泰泳的孩子而嫁進來的,但僅憑這一點沒法堅持下去。   丹雅的課堂上,惠珠因為害怕當著全體同學的面講話,壓力太大以致暈倒,丹雅把惠珠送到醫院。江錫接到丹雅電話趕到醫院,指責丹雅:既然是惠珠的老師就應該知道惠珠不喜歡站在別人面前…… 第 5 集   河萬起會長屋中,錫浩在請求允許他和李英仁結婚,但得到的答復是:3年服喪期滿後再說。錫浩仍不死心,繼續說服父親,河會長詢問李英仁的家庭情況,當聽說是公司的弘報室長時,萬起堅決不同意。家人們在門外聽到要做錫浩要娶的人是弘報室長,感到既荒唐又不可思議。秀泳送要去美國的英姬到了機場,突然發現真兒闖到馬路上,急踩刹車…… 第 6 集   錫浩接到英仁電話跑來,發現英仁已暈倒,急急忙忙把她送到醫院。茉順在桑拿房裏見到真兒,帶她住到自己家,兩人決定一起住,茉順上班,真兒負責家務。賢玉決定回鄉下,泰泳送她到火車站,臨上火車時賢玉告訴泰泳,認為泰泳並不是那麼壞的人。望著遠去的火車,泰泳大喊:謝謝,對不起,在車站裏久久沒有離開。在一家旅館的走廊裏,丹雅和江錫不期而遇…… 第 7 集   丹雅約英仁見面,詢問她對與父親結婚的想法,英仁毫不猶豫地否定了嫁給錫浩的可能,讓丹雅裝作不知道此事,丹雅聽了心情沉重。玄奎在一邊觀看丹雅在操場上踢足球,南教授鼓勵他在這種時候要有所表現,丹雅踢完球去洗漱時,玄奎遞上毛巾並聲稱自己不介意一輩子被當作那個人,丹雅告訴他不可能,玄奎垂頭站在原地。夜深了,三月發現丹雅腿上嚴重的傷痕,一邊幫她敷傷,一邊撫摸著把臉埋在膝間的丹雅,感慨萬千…… 第 8 集   公司破產傳聞及資金周轉不靈使泰泳和秀泳受制于千甲父子。千甲吩咐江錫不要太絕,恰好此時秀泳打來電話,江錫沒予理睬。丹雅和玄奎趕到醫院,替李家的兒子支付了醫療費,阻止了李家把族譜賣給江錫,丹雅安慰李家父親:族譜不是能買賣的東西,她將盡力幫助李家。江錫為此很惱火,對丹雅出言不遜,結果又挨了丹雅一記重重的耳光。玄奎上前抓住了江錫的衣領,卻被江錫一拳砸在臉上…… 第 9 集   河會長帶江錫到與丹雅一起散步時到過的地方,告訴他如果僅僅是公司倒閉這種問題,自己不會來找他,但因為是家鄉的鄉親們參與的工程,不想讓鄉親們受到連累,因此求江錫出手幫忙。江錫反問會長:如果和自己合作,就要承受很多風險,這種情況下河會長是否還願意合作?丹雅告訴玄奎,因為他太像自己死去的戀人,所以對她來說玄奎是最讓她痛苦的人,請玄奎不要再接近自己…… 第 10 集   江錫相親回來,見媒人崔先生對母親英子說話很隨意,提醒崔先生好好想想他應該服從的對象是誰。崔先生被江錫的氣勢壓住,江錫於是告訴崔先生,希望以後不要再介紹不夠層次的女孩。東東在屋中閑得無聊,向河會長提出玩電腦遊戲,河會長建議他不如在地上打滾,那樣也比電腦遊戲有利於健康。東東正在滾來滾去時丹雅進屋,送給東東一套《三國志》漫畫。會長和東東二人爭看漫畫…… 第 11 集   丹雅來到英仁家,要為她做海帶湯滋補身體。英仁內心感動,問丹雅是否宗家的孩子都會如此行事,丹雅回答稱,自己的名字由祖父所取,她不想違背名字的含義,所以一直這麼過的。英仁坦率地講了自己無法嫁給錫浩的理由,並聲稱想獨自一個人靜一會兒,丹雅沒有同意英仁的要求,輕手輕腳地進入廚房煮海帶湯。   江錫到學校找到丹雅,問她是否瞭解大成建設面臨的危機,提出如果丹雅肯把族譜交給自己的話,由他出手救大成建設…… 第 12 集   英子接到電話,得知無法參加歷史學習聚會,自尊心很受傷。江錫安慰英子,不能參加是因為聚會裏的媽媽們嫉妒英子的美貌。英仁聯繫錫浩,稱自己一個人食不甘味,約錫浩一起吃晚飯,錫浩告訴她自己正在努力忘記自己是個男人,拒絕了英仁的提議。丹雅向河會長表示,聽到過哥哥們的談話,認為千甲父子是不應該合作的人,問他可否重新考慮合作之事,河會長認為不能坐視鄉親們的血汗錢浪費在公司的工程上,希望江錫千萬要放棄心中的想法。丹雅和會長在曾祖父的房間外看到東東在屋裏讀《三國志》,臉上露出會心的微笑…… 第 13 集   千甲父子對宗家的祭祀十分好奇,直接來河會長家中拜訪。千甲父子參觀了宗家祭祀,面對村中長者的問題,千甲做出出身名門之家的樣子,以不方便回答掩飾過去。河家姑奶奶珠晶對江錫一通誇獎,然而當聽說江錫實是想吞併河家公司的人後,故意弄濕了江錫的衣服。丹雅熨乾了江錫的衣服還給他,江錫以深邃的目光注視著丹雅……江錫母親英子向丹雅提出跟她學習歷史。千甲找到錫浩,提出了一個讓錫浩為難的建議。河萬起會長叫來丹雅,詢問丹雅的意思…… 第 14 集   丹雅來到江錫家,和英子討論學習歷史問題,英子說她想學古董方面的知識,丹雅表示那不是她的專業,江家人聽丹雅這麼說,一陣忙亂,令丹雅很吃驚。學習結束後,英子打電話炫耀她學到的知識,對自己的表現心滿意足。泰泳不滿意江錫參與公司的經營,向秀泳提議下班後和父親一起去喝一杯。兄弟二人推開錫浩辦公室的門,發現錫浩正動情地擁抱著英仁…… 第 15 集   丹雅去千甲家給江錫母親講解歷史,被留在千甲家中吃晚飯,席間江錫說出造成他買不到族譜的人就是江雅,並稱丹雅天賦異稟,生來就有教訓別人“錢不是萬能的”的使命感。茉順在路邊小攤喝醉了酒,與打女人的男子動起手來。泰泳恰好路過這裏,看到茉順挨打,也參與了戰鬥。錫浩向萬起會長提出與英仁結婚要求,並告訴會長英仁已懷孕,會長聽了臉色陰沉…… 第 16 集   會長召集家庭成員,宣佈錫浩與英仁的婚事,泰泳站起來大聲反對,堅決不同意父親娶已患“重病”的李英仁室長。千甲家裏英子在講丹雅的事,她告訴千甲和江錫父子:丹雅是寡婦,新婚旅行途中發生意外。 錫浩帶英仁到家裏拜見萬起會長,會長叮囑英仁多替他人著想。玄奎嚴厲制止惠珠再跟蹤他,惠珠深受打擊。第二天,江錫發現惠珠在臥室裏昏睡不醒,急忙送她去醫院…… 第 17 集   江錫正式向丹雅提出配合他演戲給惠珠和玄奎看,丹雅為惠珠和玄奎二人著想,同意了江錫的建議。江錫和丹雅在博物館見面,見玄奎出現,立刻按約好的內容做給玄奎看,玄奎十分生氣,轉身離開。終於,英仁和錫浩在宗家舉辦了隆重的傳統婚禮,按照傳統方式打扮一新的二人,坐著轎子出現在婚禮現場…… 第 18 集   英仁淩晨5點醒來,伸著懶腰打著哈欠,聽三月說宗婦要每天早晨穿著韓服請安,連忙求三月網開一面照顧照顧自己。早晨吃飯時,英仁對男女分開就餐很不理解,指出這是性別歧視,萬起會長同意了英仁所有人一桌就餐的要求。丹雅腿痛的毛病發作,玄奎要送丹雅回家,但丹雅打電話讓江錫來接他。當著玄奎的面,丹雅上了江錫的車,惠珠在後面目睹了這一幕…… 第 19 集   江錫稱丹雅中了愛情之毒,建議丹雅利用自己解毒,丹雅聽了揮手要給江錫一巴掌,江錫抓住了丹雅的胳膊,留下一句“我們的演戲越來越有趣”後離開。真兒在秀泳的公司裏工作,經常會碰到秀泳,真兒為此感到疲憊,於是向秀泳告別,離開公司。水晶拒絕做宗家的記錄片,局長生氣地揚言要把她下放到江陵。江錫在練歌房讓丹雅練歌…… 第 20 集   真兒看到秀泳的車停在了自家門前,跑了出去,兩手拍打著秀泳的車窗,淚水止不住流下來。茉順的病房裏,泰泳和茉順一起看漫畫書,茉順接到媽媽打來的電話後,伏在泰泳的肩上大哭。丹雅坐在江錫車裏,兩人正說話間突然一輛車插在了前邊,江錫一個急刹車,丹雅瞬間臉色慘白,一邊的江錫大惑不解地望著丹雅…… 第 21 集   丹雅深受腿痛困擾,江錫為此感到擔心,直到淩晨未能入睡。三月和英仁心疼地看著淩晨時分還受腿痛折磨的丹雅。丹雅向來博物館找她的江錫講述了兒時在青鶴洞的生活及和鎮河的回憶。秀泳在公司屋頂上用拳頭教訓了想要擁抱真兒的民俊。 第 22 集   江錫藉口要參加年底同學聚會,和丹雅在練歌房唱歌跳舞,丹雅望著江錫又唱又跳的樣子,感覺自己似乎在向某處陷下去。惠珠告訴千甲和英子,她同意相親,也同意結婚。江錫詢問惠珠原由,惠珠稱只有這樣做才能阻止江錫去干擾玄奎與丹雅。被裁員的公司管理人員來千甲家鬧事,險些和江錫動起手來,在一旁目睹了全過程的丹雅為了安慰江錫,陪他去喝酒。兩人從酒吧裏出來,天空飄起了雪花,“今天就忍一次,可以嗎?”江錫說著,甜蜜地第一次吻了丹雅…… 第 23 集   吻過丹雅的江錫提出要丹雅晚上和他在一起,丹雅拒絕了江錫的要求,認為那樣會讓彼此都更加可憐。江錫回家後,和父親千甲邊喝酒邊交流人生看法,千甲認為人生只有兩種,一種是搶奪別人的人生,另一種是被人搶奪的人生。為準備江錫的同學聚會,丹雅和江錫練習唱歌和跳舞…… 第 24 集   江錫找到玄奎打工的地方,請玄奎勸說惠珠打消結婚念頭,玄奎要求江錫不要讓丹雅傷心。江錫到博物館找丹雅,問她是否好奇已打破規則的遊戲能否進行下去,丹雅沒有回答。丹雅對南教授表示,自己好像走得很遠了,感到害怕。泰泳給出院的茉順買了手機做禮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