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ove║☆。╮
關於部落格
  • 1293547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新妓生傳 신기생뎐】分集介紹 26~52(完)

第 26 集   絲蘭生日這天,多模載著絲蘭去為她慶祝,席間絲蘭喝了很多酒,趁著酒勁告訴多模自己是撿來的孩子,還說了就是因為這件事才下定決心到芙蓉閣的,聽到真相的多模並沒為此而改變心意,絲蘭很感動,可因為身世的差距,絲蘭還是沒有答應和多模在一起,只說如果多模能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才答應嫁給他。   孔珠受多模所托去問繼父當年絲蘭被抱回來的那家人住在哪裡?可繼父卻隱瞞了真實情況,自己去故地重遊回想當年我家絲蘭就是放在這家門口的且與順德擦身而過。順德為了得到琴大夫母親的同意每天到他家煮飯、打掃衛生。身為芙蓉閣主廚的順德用可口的料理慢慢的開始打動了老太太的心!多模父親和朋友約定在芙蓉閣喝酒,多模在老爸來喝酒的時候提前從門邊上看到了,避免了父子之間的碰面。 第 27 集   多模的父親來芙蓉閣聚會,多模請求李常務讓他暫時迴避!並讓絲蘭不要接近。飯桌上大家提到了多模喜歡的女子,讓吳會長多了很多思量!絲蘭在吳代表的飯局上跳舞,吳代表與絲蘭出現衝撞,罵了絲蘭還潑了絲蘭一臉水,絲蘭同樣也潑回吳代表一臉水。吳代表似乎對絲蘭很感興趣!多模在外面無法忍受絲蘭被人欺負,結束後去找絲蘭。要帶絲蘭離開,大鬧一場,並表示不會屈服。多模被淋水生病了,絲蘭帶著自己做的粥來看他,絲蘭表示會考慮一下。   拉拉的叔叔想帶著孫子和奶奶見一面,孫子還特別去將黃髮染回黑色,但奶奶覺得親子鑑定還沒有結果不願意來,無奈拉拉的叔叔只好請大哥一起來。多模的母親聽老公說芙蓉閣的代表年近花甲依然美麗就想和朋友也去芙蓉閣看看,見到了吳代表,出去接電話的時候看到了端著盤子走過的多模,受刺激暈了過去。吳代表不停的回想芙蓉閣看到絲蘭唱歌的樣子。 第 28 集   亞多模的媽媽回到家裡,想起見到的人,分明就是亞多模,心中不由得一陣不安。多模爸爸問起她為什麼會在芙蓉閣暈倒,多模媽媽謊稱是因為多喝了兩杯。多模爸爸埋怨多模媽媽不該因為一句玩笑話,就真的跑去芙蓉閣吃飯。   多模媽媽趁亞修拉出門,慌忙去了芙蓉閣。見到了芙蓉閣裡的吳華蘭,問明白亞多模確實是在這裡工作,亞多模的媽媽幾乎接受不了現實再次暈倒。多模媽媽問吳華蘭多模到底為什麼會進芙蓉閣里來,是不是愛上了哪個妓生,吳華蘭告訴多模媽媽是亞多模單戀人家,她提議多模媽媽最好先問問多模事情的真相。   多模媽媽走出芙蓉閣,遇見了正回來的丹絲蘭。多模媽媽認出丹絲蘭是多模奶奶喜歡的女孩子,問起丹絲蘭多模是不是喜歡上了芙蓉閣的妓生,丹絲蘭承認多模喜歡的人就是自己。丹絲蘭約多模媽媽到附近吃飯談事情,她們一起去了酒店。   拉拉不知道結婚都該準備一些什麼,又不喜歡和嬸嬸商量,順德告訴她在芙蓉閣的時候會為一些妓生準備婚禮,可以幫拉拉籌備。拉拉向順德提起了她的一個朋友進了芙蓉閣的事情,並且要順德幫忙保密不要告訴奶奶。拉拉問起芙蓉閣的妓生是不是都會有結婚的機會,順德告訴拉拉會有一半的妓生結婚。而丹絲蘭目前有家庭環境比較好的男孩追求,應該會很快結婚。   馬仁忠又到芙蓉閣點了丹絲蘭的名字要她來一起談話,丹絲蘭答應去見馬仁忠。見了面,馬仁忠向丹絲蘭道歉,丹絲蘭也承認自己有錯誤,兩人冰釋前嫌,握手言和。馬仁忠提出邀請丹絲蘭出演電影,丹絲蘭謙虛的說自己只會跳舞,馬仁忠說出上次來芙蓉閣聽見過丹絲蘭為俄羅斯人唱歌,歌喉很是動聽。馬仁忠指出芙蓉閣的飯沒有以前的好吃了,丹絲蘭悄悄告訴馬仁忠這裡換了廚房長。馬仁忠忽然向丹絲蘭提出想和她談戀愛,丹絲蘭一時驚慌失措,不知馬仁忠究竟是怎麼想。 第 29 集   馬仁忠向絲蘭表白了,絲蘭說可以考慮考慮。絲蘭對馬仁忠說因為是妓生如果財力夠要包養是可以的,馬仁忠說會認真考慮的,明天給絲蘭答案。另一方面多模媽媽想盡辦法把多模留在醫院。   拉拉奶奶想著絲蘭和孫嘉睡不著,打算見一見這個孫子;見到孫嘉的第一面就認定他就是她孫子,兩人聊的很好,孫嘉得知和拉拉是姐弟的關係感覺很神奇。第二天馬仁忠又來了,和絲蘭說想和他結婚,絲蘭拒絕了,堅決說要包養而不是結婚,馬仁忠爽快的答應了。孫嘉的親子鑑定終於出來了,兩人的父子關係終於確定了,拉拉奶奶很高興,另一方面,拉拉邀請韓順德和她一起挑嫁妝。 第 30 集   多模做了個噩夢,夢中絲蘭摘下手中的戒指還給多陌,回頭就走了,多模想去追,可腳怎麼樣也動不了了,趁母親睡覺他趕連忙趕到芙蓉閣找絲蘭。   馬仁忠到芙蓉閣來了,絲蘭進屋剛坐下,馬仁忠就遞上一束準備好的花,讓絲蘭也感到很驚訝,並讓絲蘭別拘束隨意一點,兩人喝著馬仁忠帶來的香檳,馬仁忠和絲蘭說了他的身世,原來馬仁忠和絲蘭一樣都是孤兒!   趁著多模有事,母親約了絲蘭見面,絲蘭把馬代表馬上要給她盤頭的事情告訴了多模母親,她感到真的很對不起絲蘭,慢慢的開始同情絲蘭,並開始接受絲蘭,她終於在兒子面前開口的,說要不是為了他爸爸,她也不會反對多模和絲蘭!多模聽了很高興連忙去找絲蘭告訴她這個好消息 第 31 集   拉拉勸丹絲蘭答應亞多模的提議和他離開這裡,丹絲蘭告訴拉拉她已經決定要被包養了,拉拉急忙問丹絲蘭是誰要包養她,丹絲蘭沒有說出馬仁忠的名字。拉拉問亞多模知道不知道這件事情,丹絲蘭說起亞多模已經離開這裡了。   妓生小姐進來告訴丹絲蘭亞多模已經回到芙蓉閣了,此時吳華蘭打來電話告訴丹絲蘭今天應該告訴亞多模她就要被包養的事情了,丹絲蘭同意告訴亞多模。拉拉繼續勸說丹絲蘭和亞多模一起離開芙蓉閣,丹絲蘭堅持說她和亞多模不合適。 丹絲蘭告訴亞多模她是被馬仁忠的風度迷住了,亞多模大罵馬仁忠是老流氓老頭子,他認為丹絲蘭無論如何也不該被那人包養,丹絲蘭提起了當年亞多模生日當天奶奶已經明確提議讓他們兩人當做情侶相處,作為孫媳婦奶奶對丹絲蘭是非常滿意的。但是奶奶推遲了約會,亞多模卻在當天向丹絲蘭提出分手。亞多模傷心的問丹絲蘭為什麼不早說出來,如果知道奶奶同意丹絲蘭做孫媳婦那麼爸媽就不會反對的。隨後奶奶的去世使丹絲蘭更加確信是上天不同意他們在一起。   亞多模再次來到芙蓉閣,找到吳華蘭請求她最後勸說丹絲蘭一次,吳華蘭無奈打電話叫來丹絲蘭。亞多模告訴丹絲蘭他決定放手了,只要丹絲蘭不被那個馬仁忠包養。丹絲蘭告訴亞多模即使不被馬仁忠包養,也要被其他人,她想成為一名真正意義上的妓生,就要被別人包養,然後繼承吳華蘭媽媽的職業。如果亞多模不願她被別人包養,他自己也可以包養丹絲蘭。亞多模問丹絲蘭為什麼要這樣,丹絲蘭諷刺亞多模不敢,仍然顧及到父母同意的問題,而不是全心為她著想。   丹絲蘭說完話回到自己的房間,亞多模收拾了行李離開了芙蓉閣,丹絲蘭聽說亞多模離開後,打電話給多模媽媽告訴他亞多模已經提著行李離開芙蓉閣了讓她放心。多模媽媽感謝丹絲蘭的同時又對丹絲蘭表示道歉,丹絲蘭掛斷電話,一直回想和亞多模交往相識的過程,心中難過卻無人可以訴說。 第 32 集   亞多模的媽媽到芙蓉閣來見了丹絲蘭,她向丹絲蘭道謝的同時也感到很內疚。丹絲蘭為了亞多模所做出的犧牲令多模媽媽慚愧不已,多模媽媽摘下手上戴著的手鏈送給丹絲蘭,丹絲蘭卻拒絕接受。馬仁忠和丹絲蘭的父母見面,孔珠因為反對丹絲蘭被包養而拒絕出席。達研對馬仁忠送的禮物很滿意,見面的氣氛熱烈而融洽,達研因為就要藉丹絲蘭的福氣過上好日子而興奮。   丹絲蘭回到芙蓉閣忽然見到本應在飛機上的亞多模,極力忍住了撲進亞多模懷抱的衝動,丹絲蘭冷漠平靜的問亞多模為什麼還在這裡。亞多模告訴丹絲蘭他是來徹底忘記丹絲蘭的,到周六親眼見到丹絲蘭被包養之後,他就再也不會和丹絲蘭見面。丹絲蘭對他置之不理,任由他去。   拉拉和孔珠找到馬仁忠的辦公室試圖勸說他放棄包養丹絲蘭的決定,馬仁忠講訴他對丹絲蘭的迷戀和丹絲蘭對他的感情,拉拉和孔珠見說服不了馬仁忠,只好告別離去。 拉拉醉後勸丹絲蘭改變主意,丹絲蘭堅持做到底。幾個朋友知道了丹絲蘭決定被包養的事情,全部和拉拉一起抱頭痛哭。拉拉拿起電話準備打給亞多模,被丹絲蘭及時阻止。 第 33 集   多模去了清平的別墅,並沒有去歐洲的事被媽媽知道了。媽媽很擔心絲蘭盤頭會不順利。多模在別墅夢到絲蘭來別墅找他,兩個人擁抱在一起。絲蘭在芙蓉閣沐浴,吳華蘭說很放心她,姐妹說她何必要這樣,昨晚應該和多模一起度過,說馬代表的女人手指也數不過來。   婚禮現場,多模也來了這裡。儀式一步一步的舉行,孔珠和孫子,多模在下面心裡都很不是滋味。廚房長也不忍心看下去轉身離開了。回憶起兩人當初的種種。馬代表期待著晚上絲蘭專門為他跳舞的場景。新郎新娘被送入洞房,絲蘭回頭看著多模,多模想到馬代表解開絲蘭的衣服的樣子,大家在洞房門口開粗俗玩笑,說馬代表不行的話他可是帶了一箱的藥。多模沒辦法再忍受了,衝進洞房和馬代表打了起來,馬代表磕了一頭的血,被朋友送去醫院。 第 34 集   多模把絲蘭送到妓生們的房間休息,華蘭提醒多模要把絲蘭送回家裡去睡覺,因為馬仁忠有可能會回來要求絲蘭陪他過夜,畢竟儀式已經舉行,馬仁忠有權利這樣做。   多模帶著絲蘭回到丹家,達研和絲蘭爸爸見到絲蘭回家來十分意外,問起絲蘭,絲蘭卻只說頭疼想睡覺。達研急忙打電話給孔珠想問個究竟,孔珠這時剛好趕回家。達研拉住孔珠問婚禮舉行的怎麼樣,孔珠隱瞞了多模的事情,只告訴爸媽婚禮進行的很順利。   馬仁忠包紮好傷口後果然回到芙蓉閣找絲蘭,吳華蘭告訴他多模已經帶絲蘭回了家,並且吳華蘭勸說馬仁忠放棄絲蘭,馬仁忠提出這個決定要丹絲蘭來做,絲蘭決定什麼他都會接受。   多模到絲蘭家接丹絲蘭,絲蘭問多模回家如何向父母交代,多模說出要兩人先做出決定,才能回家和父母說。多模說起當時向絲蘭提出分手的時候,是因為覺得父親一定不會同意他們結婚,多模怕見面越多就難以忘記絲蘭,故意把話說的很絕,試圖忘記她去和條件相當的人結婚,誰知卻背叛不了自己的感情,離開絲蘭他根本就無法生活下去。絲蘭原諒了多模,問他是不是真的原意為她盤頭包養妓生。多模很真誠的告訴絲蘭除了分手,絲蘭要他做什麼他都會接受。絲蘭最終答應多模不會和他分手,多模進而問絲蘭是不是真的想要他包養她,絲蘭卻說不會讓多模做妓夫,她會考慮嫁給多模和多模結婚。多模激動的抱住絲蘭,絲蘭接受了多模的懷抱。   絲蘭約了馬仁忠晚上5點在飯店見面後,多模開車帶絲蘭去了芙蓉閣。絲蘭向吳華蘭行了大禮,感謝吳華蘭為她所付出的一切。吳華蘭試圖問出絲蘭內心的傷痛之處,絲蘭卻仍然沒有說出出身的傷痛。   晚上多模陪著絲蘭一起到了飯店,多模坐在遠處等待絲蘭和馬仁忠單獨見面,他再三叮囑丹絲蘭如果情況不妙,立刻打電話叫他過來。馬仁忠到來之後,問起絲蘭的態度,絲蘭對馬仁忠表示道歉,並且說明了和多模的感情使兩人不能分離,馬仁忠表示理解後,告訴絲蘭他要把他們的故事拍成電影,作為對他們的報復,絲蘭對馬仁忠表現出的紳士風度很受感動,兩人約好要互相傳達幸福的消息。 第 35 集   多模帶著絲蘭到酒店一起慶祝重新在一起,多模講訴了自己為了絲蘭而留在芙蓉閣的艱辛,多模問起絲蘭要不要向他的父母說出絲蘭的出身問題,絲蘭告訴多模不要向父母撒謊,直接說出她的身世比較好。   多模回到家裡,父母十分意外,他們都意外多模這個時間應該在國外。多模鄭重的向父母說出了和絲蘭的事情,他提出想和絲蘭結婚。爸爸聽說絲蘭是個棄嬰並且在芙蓉閣裡工作後,感覺十分震怒。多模堅持要和絲蘭結婚,亞會長不理多模直接去了臥室。   拉拉到絲蘭家裡來看望絲蘭,絲蘭向拉拉說出了和多模的進展,並且告訴拉拉下午4點和亞會長的約見。拉拉提醒絲蘭亞會長長的很兇。   絲蘭去了公司見到亞會長,亞會長說笑般的說讓絲蘭帶走多模,他亞多模和她一起生活。絲蘭半信半疑,亞會長在絲蘭臨走的時候說出想作為養女領養絲蘭,絲蘭卻沒有說話直接離開了公司。   晚上多模回到家,亞會長告訴他已經見了絲蘭,他可以收養絲蘭作為多模的妹妹。多模不同意亞會長的意見,他告訴爸爸他不想絲蘭作為妹妹生活在一起,而是要作為他的妻子。會長生氣的說出如果堅持娶絲蘭,就和家裡斷絕關係,多模最後選擇了絲蘭,決定搬出家裡。   多模收拾了行李離開家裡,打電話約出了絲蘭,兩人去酒店見面。絲蘭問起多模家裡事情怎麼樣了,多模告訴絲蘭不許提問只許回答。多模問丹絲蘭想去哪裡度蜜月,絲蘭說出很想去夏威夷。 第 36 集   亞會長找來助理,告訴他把多模名下的爺爺留給他的資產全部轉到自己名下,不讓多模行使權力,並且凍結多模的信譽卡,讓他在外面無法繼續生活,迫使他回心轉意,放棄絲蘭。   張珠熙找來拉拉,問起她金語山和順德的事情,拉拉如實告知。張珠熙告訴拉拉她想回到金家和金語山復婚,可是金語山已經打算和順德結婚。拉拉問起張珠熙的初戀,張珠熙說出和律師已經沒有了當初的感覺,離婚後反而覺得金語山更好一些。拉拉只能勸張珠熙找個更好的男人來一起生活。   絲蘭清晨早早起來做了三明治早餐,帶到多模住的酒店和多模一起吃早餐,多模被絲蘭的深情感動。絲蘭提出先戀愛,等到亞會長同意他們結婚的時候再結婚,她不想心愛的男人沒有父母出席婚禮。多模說不過絲蘭,只好接受絲蘭的決定,但是他提出要先舉行訂婚典禮,絲蘭同意,他們一起去商場買了訂婚戒指。   拉拉的嬸嬸陪拉拉去見未來婆婆,嬸嬸決定把拉拉的身世說給未來婆婆聽。未來婆婆聽說拉拉不是金院長的親生女兒,心中不高興,心裡盤算著拉拉會不會得不到金語山醫院的繼承權。 第 37 集   拉拉和嬸嬸一起去見婆婆,拉拉的婆婆說起要嬸嬸買禮物給婆家的親戚,拉拉的嬸嬸和拉拉離開後滿腹牢騷,抱怨婆婆家的人口眾多還要沒人買禮物給他們。兩人正說著,拉拉婆婆打來電話指名要買韓服作為禮物,而給未來婆婆的禮物,她竟然說出要拉拉買床送給他們。拉拉的嬸嬸回到家裡,向奶奶抱怨這樣的婆婆人品不好,奶奶卻不以為然的說起自己家可以承擔這些禮物。   多模晚上來找絲蘭出去看電影,可是到了電影院,多模才發現信用卡不能結算了,他們一起到了ATM機,發現銀行卡全部被凍結。多模只好把絲蘭送回了家。多模知道這些事情都是爸爸幹的,連夜趕回了家,爸爸已經睡了,多模住在家裡等到早晨和爸爸說起了關於爺爺留給他財產的問題。   亞會長派人約了多模平時交往的所有同學晚上一起吃飯。因為聽到多模說過要去同學的公司上班,亞會長見到多模的同學們後,問起他們對多模和絲蘭的看法,大家有的理解他們的愛情,有的卻不好直說什麼。亞會長提出他不能接受多模娶妓生做老婆,請求同學們和他一起努力,力求讓多模早日回心轉意,並且要求他們團結一致,不讓多模到他們的公司去上班。   多模和絲蘭約會,今天是他們約好訂婚的日子。多模告訴絲蘭他的爸爸對他做出的財政制裁,絲蘭告訴多模即使他什麼也沒有,她還是愛他的。兩人互相交換了訂婚戒指,多模拿出之前替絲蘭買好的鑽戒為丹絲蘭戴到手上。絲蘭和多模約定好,兩人一起努力,如果一年後爸爸還是不改變意見,他們就結婚。絲蘭告訴了多模自己準備重回芙蓉閣教授舞蹈的事情,多模同意她去做妓生們的舞蹈教授。多模向絲蘭保證他要努力工作,讓絲蘭過上幸福的生活。 第 38 集   絲蘭和多模吃過飯,總算結束了訂婚儀式,兩人高興的打車回家。多模提起明天要到朋友的公司上班。亞會長因為和多模的同學說好了不讓多模去上班,他以為絕了多模的後路,多模在一個月內會乖乖的回家。多模到了同學的公司,同學告訴他是他的爸爸拜託不讓同學們接受他到公司任職,並且首爾的任何一家公司也不會接受多模,因為亞會長的關係。   多模的媽媽找來絲蘭請求他們用媽媽給的錢先結婚,絲蘭不贊同媽媽的看法,多模媽媽告訴絲蘭如果先有了孩子,亞會長就會因為喜歡孫子而接受他們,絲蘭堅持要得到亞會長的同意才和多模結婚。   吳志藍在和拉拉見面的時候提到住公寓的種種不便,並且提出自己以後努力工作,讓妻兒住進別墅,期待中拉拉應該提到要買別墅住,誰知拉拉卻沒有提起,令吳志藍十分失望。   多模因為爸爸干涉他求職而回家找父親理論,亞會長卻說出多模的學歷能力都是用他的錢培養出來的。亞會長因為多模不聽從自己的意見而流淚,多模卻堅持己見一定要娶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多模搬走了家裡所有的行李,爸媽到多模的房間看見空空如也的房間,心中不免傷心。   多模離開家裡後心情難以平靜,在低落的情緒下接到絲蘭的電話,絲蘭約他到家附近見面,絲蘭看出多模和父親又吵架,多模問起絲蘭現在他是沒有錢也沒有房子沒有工作的人,絲蘭還會愛他嗎。絲蘭用自己深情的擁抱回答了多模。   拉拉和朋友們約好一起出去吃飯,卻在飯店裡巧遇和別的女孩相親的吳志藍。拉拉走到他們桌子面前,說出自己即將和吳志藍結婚,女孩子憤恨離去。吳志藍解釋說是媽媽朋友的女兒,拉拉卻不理吳志藍。 第 39 集   多模在工地上工作受了傷,絲蘭急忙趕到醫院,所幸只是輕傷,沒有傷到骨頭。拉拉辭別奶奶,帶著行李到了芙蓉閣,她準備到媽媽張珠熙那裡和媽媽住一段時間。張珠熙擔心拉拉和絲蘭一樣做傻事,當上了妓生,找來絲蘭商量,絲蘭安慰張珠熙說拉拉不會那樣的,張珠熙放下了懸著的心。   亞會長派人去接了丹絲蘭到公司,絲蘭不知道他要對自己說些什麼,多模問起絲蘭去了哪裡,絲蘭並沒有告訴他。亞會長見了絲蘭請求她放棄多模,並且答應送絲蘭出國去留學或者生活並且安排她的父母工作,總之一生的生活都會照顧她,只有她離開多模。絲蘭卻堅決不同意離開多模,亞會長大聲責怪絲蘭不會為多模著想,為了和他在一起就毀了多模的前途。   絲蘭從亞會長的公司出來後去了騎馬場找到多模,絲蘭向多模提出兩人就這樣結婚,多模高興的在馬背上吻了絲蘭。多模的媽媽告訴亞會長他們已經決定結婚,亞會長生氣的追問他們哪裡有錢結婚,媽媽說出是拉拉借給他們結婚的房子。   絲蘭讓多模回家最後一次請求修拉來參加他們的婚禮,誰知多模回到家裡亞會長卻對他說即使他們生了5胞胎也不會去看的,多模無奈回了家。 第 40 集   拉拉向媽媽提出請求繼承芙蓉閣,並且告訴媽媽她準備在芙蓉閣學習10年妓生後繼承吳華蘭的位置,張珠熙覺得無法接受拉拉的想法,拉拉卻告訴媽媽這不是她衝動做出的決定,而是覺得自己的生命沒有一處是一帆風順,理應過這種妓生的生活。   張珠熙打電話給絲蘭告訴她拉拉的想法,絲蘭同意去勸說拉拉。絲蘭約了拉拉出去喝酒,拉拉告訴絲蘭不要繼續勸阻自己,誰也不能改變她的心意。   多模的媽媽因為亞會長不肯去參加兒子的婚禮而生氣,絲蘭在新婚前夜再次來到亞會長面前請求多模父母能去參加婚禮,亞會長堅持不肯,絲蘭說出請為今後的孩子著想,並且陳訴了自己的身世的無奈和妓生生活和演員實在沒有什麼不同,亞會長幾乎被丹絲蘭說服,想到了今後的孫子們的處境,亞會長心裡有了絲毫的動搖。多模媽媽提出她要去參加婚禮,哪怕亞會長要離婚,她也要去參加。   亞會長想起絲蘭的話,終於忍不住出發趕去參加婚禮。多模的媽媽在禮堂門前看見亞會長趕來,十分開心和激動。多模聽說爸爸媽媽來參加婚禮,也十分感激的跑去見他們。達研和絲蘭的爸爸趕去禮堂的路上出了車禍,所幸都是輕傷,但是腿部受傷卻來不了禮堂。   婚禮結束後絲蘭和多模來到美麗的濟州島度蜜月,多模為取悅絲蘭,故意換上女人的衣服,絲蘭覺得多模很奇怪,多模轉過頭給絲蘭看他頭上戴著的絲蘭當初的髮夾。絲蘭告訴多模可以把家裡的狗狗接過來一起養,多模告訴絲蘭爸爸已經出席婚禮了,他就準備也忍讓爸爸,絲蘭告訴多模她想到家裡和爸媽一起生活,如果狗狗也不在家了,爸爸應該就會妥協了讓他們搬回家住。 第 41 集   多模和絲蘭在濟州島渡過了甜蜜愉快的蜜月旅行。亞修拉因為輸了賭注,被多模媽媽逼著戴上了假髮,亞修拉故意多喝幾杯後,戴上假髮,抱著小狗在家裡唱起了歌曲。   晚上叔叔嬸嬸來到拉拉家,拉拉向大家宣布她要進芙蓉閣的決心,因為生父母養父母都先後遺棄了她,而自己的朋友男朋友都先後欺騙了她,她感覺沒有人真正愛過自己,所以她應該是做妓生的命運。大家勸說未果,只好另想辦法。   多模和絲蘭到家裡給媽媽請安,亞修拉下班之前,多模趁機帶走了家裡的狗狗。亞修拉回到家裡發現小狗被多模搶走,心中十分氣憤。亞修拉急匆匆趕到多模和絲蘭的家裡要求接走小狗,多模趁機提出要帶著小狗一起回到家裡共同生活,不然就讓爸爸另外再買一條小狗。   芙蓉閣的英語教師凱爾在冷飲店裡偶遇拉拉,想起上次在亞多模婚禮上的見面,凱爾對拉拉產生了強烈的興趣。拉拉卻對凱爾敬而遠之。凱爾到芙蓉閣教授英語的時候,忽然發現拉拉竟然也是芙蓉閣裡面的妓生,凱爾為接近拉拉,找了藉口向吳華蘭請求住進芙蓉閣,得到吳華蘭允許後,凱爾高興的住進了芙蓉閣。   早晨絲蘭送多模出去上班的時候,多模提出下班後回來為絲蘭買冰激凌,絲蘭請婆婆一同去超市購物的時候,提出要婆婆給亞修拉發短線要求冰激凌,這樣亞修拉下班回來的時候看見多模為絲蘭買禮物他應該會有所愧疚。婆婆聽信絲蘭的建議,發了短信給老公,亞修拉見到短信果然不予理睬。   凱爾見到獨自坐在院子裡看書的拉拉,主動走上前和拉拉聊天。拉拉站起身準備離開,凱爾挽留她一起坐坐。當拉拉問起凱爾為什麼住進芙蓉閣,凱爾直言不諱的回答是因為他迷上了拉拉。 第 42 集   拉拉再次喝醉,凱爾扶著拉拉到院子裡休息,拉拉向凱爾說出了心中的苦衷,大家都不喜歡她,都在排斥她,連男人也沒有一個喜歡她的,凱爾安慰拉拉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拉拉為亞修拉準備了和媽媽還有多模不同的早飯,亞修拉覺得媽媽的有營養並且還很好吃,暗中責怪絲蘭為他們準備的不一樣的早餐,多模和絲蘭都在偷笑爸爸。   拉拉去外面的粥店喝粥,凱爾陪著拉拉一同去了那裡。凱爾說出廚房會做出更好喝的粥,拉拉卻告訴凱爾芙蓉閣的廚房大嬸不會煮粥給她,並且芙蓉閣所有人都好像在和她作對。凱爾願意幫助拉拉,拉拉提出今後會付錢給凱爾,讓他做自己的保鏢經紀人秘書。兩人達成協議,凱爾回到芙蓉閣就宣布了這一消息。   多模回家接走了絲蘭,亞修拉因為絲蘭回家耽誤了幫他衝泡蔬菜水而責備絲蘭。絲蘭為媽媽和多模準備好吃的早餐,卻依然為亞修拉準備不同的,亞修拉依舊品嘗起媽媽的蔬菜,令多模和媽媽忍俊不禁。亞修拉聽說別的朋友就要當上爺爺了,心中不免著急,回家後向絲蘭和婆婆說起,絲蘭不免心中有了些許的壓力。   爸爸對絲蘭說出了心中的秘密,原來他早就知道絲蘭被拋棄的家,但是因為擔心丹絲蘭會離開他們,所以一直隱瞞不說。   絲蘭按照爸爸給的地址坐計程車到了那裡,可是絲蘭卻感到十分震驚,按照地址找到的房子竟然是拉拉家。絲蘭沒有進去,而是到了芙蓉閣去見了拉拉。絲蘭問起拉拉家的房子是什麼時候蓋好的,並且家人是什麼時候開始住進去的。拉拉告訴絲蘭家裡那個房子是爸爸上大學時候蓋的,全家人一直都住在那裡。   絲蘭想來想去,可能是拉拉的爺爺奶奶不想撫養她,所以交給了幹活的大嬸帶回家撫養。絲蘭傷心的回了家。多模下班回來,見到絲蘭獨自在房間裡哭泣,問起絲蘭,絲蘭向多模說出了事情的全部。 第 43 集   亞修拉讓絲蘭用買來的洗衣棰去搥打乾明太魚用來餵家裡的狗狗,絲蘭只好聽從亞修拉的意見,多模卻因為爸爸的無理而生氣,絲蘭勸說多不要管這個事情。多模主動幫助絲蘭去搥打明太魚,被亞修拉發現,亞修拉責罵絲蘭使喚自己的老公幫忙做家務,絲蘭急忙勸說多模不要管。   拉拉在芙蓉閣沒有得到大家的歡迎,她並不知道這都是吳華蘭和李道花的主意。在洗漱的時候聽到其他妓生們對拉拉的議論,大家一起排擠拉拉,使拉拉心中很難過也很氣餒,最後拉拉決定離開芙蓉閣。   凱爾適時的勸說拉拉離開芙蓉閣,最後拉拉受不了打擊,向吳華蘭和李道花道別後,提著行李離開了芙蓉閣。凱爾見拉拉心情不好,開車帶她去了海邊,表演滑板衝浪給拉拉看,拉拉見到如凱爾此精彩的表演,心中早已忘記了不愉快。   亞修拉去金語山院長那裡做身體檢查,發現血壓已經降到正常,金院長表示很意外問亞修拉是不是做了運動,亞修拉想起因為喝蔬菜汁的原因,並說出是絲蘭每天為他準備的蔬菜汁。金院長誇獎絲蘭對公公很有誠意,亞修拉也對絲蘭的飲食照顧感覺十分滿意。   多模約了一名臨時演員,安排她按照自己的說法去拉拉家詢問25年前丟失的孩子。安排好了之後,多模按照拉拉家的地址開車到了拉拉家門前,看著拉拉家門前的地上,想著丹絲蘭當年就是被丟棄在這裡,心中為絲蘭難過。 第 44 集   女演員找到拉拉家,進門後只有拉拉和拉拉的嬸嬸申孝利在家裡,女演員說出自己是25年前把孩子放在金家門前的人,申孝利說起知道那件事,但是孩子沒有留下來撫養而是送給了做飯的大嬸,女演員見問不出什麼其他的,就起身離開了金家。   多模下班回來買了冰粥給絲蘭,亞修拉見到冰粥也十分想吃,可是卻不能張口向媳婦要吃的,只好忍著。第二天亞修拉派人買來冰粥,到家後卻已經化了,多模下班依舊買來冰粥,可是都是好的,亞修拉問起多模如果保存好冰粥,多模告訴爸爸他是用心買回來的。絲蘭看出爸爸想吃冰粥,把自己的那份都讓給了亞修拉,看到爸媽吃的很開心,多模和絲蘭也十分高興。   絲蘭給婆婆出主意讓她用遮蓋霜掩飾面部的淤青,等到亞修拉睡覺了再去洗漱。多模媽一直等到亞修拉睡覺了才去洗臉,誰知半夜醒來的亞修拉還是發現了多模媽臉上的淤青。他生氣的質問多模媽是不是沒有聽從他的話去做了美容手術,多模媽只好承認。    孔珠和孫子商量好後一起離家出走,留下紙條說直到大人們同意他們結婚了才回家。兩家人見到紙條都很心慌,無奈要拉了和丹絲蘭約了兩位媽媽見面。達研見到申孝利後讓絲蘭和拉拉先離開,達研主動向申孝利道歉後,兩人因為兒女的事情無奈妥協。   亞修拉因為著急抱孫子提出讓絲蘭吃些進補的中藥,絲蘭決定去順德那裡學習一些食療方面的知識提早為自己懷孕努力。絲蘭到了緊急啊後,順德提出要送絲蘭一些她收藏起來的盤子,丹絲蘭虛心請教,順德和絲蘭互留了電話說好要經常聯繫。絲蘭問起順德為什麼要去寺廟燒香,順德告訴絲蘭日後才會說。絲蘭提出要去寺廟求子,順德告訴她過幾月再去不遲。   亞修拉打過高爾夫球回家的路上,司機因為內急把車停在了路邊,不料後面的大貨車司機由於疲勞駕駛不小心撞到了亞修拉的車子上。車子翻了幾個跟斗倒在路邊。多模和媽媽以及絲蘭在家裡聊天,接到電話多模幾乎驚呆。 第 45 集   秘書打電話給多模,多模接到電話急忙帶著媽媽和絲蘭感到醫院。到了醫院,卻見亞修拉完好無損的坐在病床上接受醫生檢查。亞修拉講訴自己車禍的過程,感覺被人抱起,很舒服的感覺。亞修拉堅信是因為自己積了很多德才被上天眷顧。   亞修拉和朋友們一起喝酒,朋友們提到要去芙蓉閣,其中的一位提起亞修拉娶了芙蓉閣的藝妓做兒媳,因為亞修拉不滿,亞修拉回到家裡後傷心的向絲蘭說起被朋友們取笑,絲蘭晚上向多模提出要搬回公寓去住,多模同意絲蘭的提議。多模早飯過後向爸媽提出要回到公寓去住,亞修拉知道因為自己說了絲蘭幾句,雖然不高興可是也沒有阻攔,就讓多模他們回去自己住。   多模和絲蘭搬走後,亞修拉開始對老婆做的飯菜挑剔起來,為了享受兒媳婦的細心照料,亞修拉還是決定讓兒子和媳婦搬回來一起住。拉拉約了絲蘭見面,並叫來了凱爾告訴絲蘭他們的戀情,絲蘭感覺兩人的相戀不可思議,因為拉拉家已經有一個國際婚姻的岩山,現在拉拉也要結婚去美國。   亞修拉想辦法讓多模和絲蘭回家來住,下班後打了電話到了絲蘭家裡。絲蘭為亞修拉準備了蔬菜汁,亞修拉喝到久違的蔬菜汁心裡十分高興。亞修拉藉口多模媽媽病了,並且說出是因為多模不在家而患了憂鬱症,提出讓多模他們搬回家裡去住。絲蘭知道自己的辦法奏效,心裡暗自歡喜。忽然絲蘭跪在了亞修拉面前,說出請求公公一件事。亞修拉吃驚的望向丹絲蘭,不知道她有什麼事情要請求自己。 第 46 集   亞修拉回家告訴多模媽要假裝患了抑鬱症,因為他和孩子們這樣說的,所以孩子們才答應回家來住。多模媽提出要亞修拉親自己一口才答應幫他撒謊,否則就要打電話告訴孩子們。亞修拉勉為其難的親了多模媽。   拉拉帶著凱爾到奶奶家裡見家長,拉拉的奶奶和大伯見到凱爾都覺得十分驚訝。凱爾留在金家一起吃飯,對於凱爾的家庭,拉拉告訴他們說凱爾家是在拉斯維加斯開酒店的,兩人準備結婚後回家接管酒店管理工作。提起酒店的名字,金剛山說起那是一家不錯的酒店,他去美國的時候曾經住過那裡。   絲蘭和亞多模重新回到亞修拉家裡一起生活,絲蘭告訴媽媽要做一些運動。晚上吃飯的時候亞修拉又吃到絲蘭的營養餐,亞修拉對絲蘭的飯菜十分滿意。終於第一次亞修拉叫絲蘭坐下來和全家一起吃飯,多模也為爸爸的變化感到高興。多模提起同學的失敗婚禮,還和新娘子打了起來,多模感覺自己的老婆賢惠又明事理,亞修拉也感覺絲蘭作為媳婦人品的確不錯。   多模和絲蘭回到家裡,多模拿出為父母送的禮物,原來是一對情侶睡衣。正當家人高興的時候,爸爸忽然想起了家裡的小狗,大家到處找也沒有找到狗狗。亞修拉開始對多模媽怒聲呵斥起來,最後朴司機在家門外找到了小狗,多模媽卻生氣的收拾行李準備離開家裡。亞修拉急忙勸阻多模媽,多模媽拿出丹絲蘭教她記錄的筆記,在孩子們面前念了起來,聽見自己做過的事情,亞修拉也感覺到自己確實有些對不起老婆,可是一向倔強的亞修拉卻不肯向老婆道歉。多模提醒媽媽如果爸爸不道歉,就一定要堅持。   多模媽最後拿著行李離開了家,絲蘭為了不讓媽媽孤單,也隨著媽媽一起回到公寓去住。多模去看望媽媽,媽媽讓多模也留在這裡讓亞修拉獨自在大房子裡住。多模想起爸爸獨自在家裡,頓時笑了起來。   多模和爸爸亞修拉一起吃早飯,他勸爸爸接受媽媽的條件,亞修拉堅持不同意寧願自己做個老光棍一樣的生活,多模感嘆那麼自己只好也到公寓去和絲蘭她們一起生活了。   順德晚上睡覺做了奇怪的夢,夢中的絲蘭使樹上的橙子全部變成了金子,順德醒來後高興的說,絲蘭應該是懷孕了。 第 47 集   絲蘭跪在亞修拉面前請求他和婆婆和好,並且說出婆婆生日的那天就要去印度做冥思,回想自己的一生。亞修拉聽說後心裡感覺她不該那樣。絲蘭生病了,多模告訴爸爸因為絲蘭要兩個家來回跑,既要照顧公公還要照顧婆婆,才會把絲蘭累病了。亞修拉聽了之後心中稍感不安。絲蘭發燒,多模為她煮了粥,絲蘭卻唯獨不想聞泡菜的味道。   申孝利和金剛山來看望奶奶,奶奶說出順德和金語山曾經有過一個孩子,如今已經是25歲了,就是當年放在他們家門前的女嬰。   絲蘭和多模耐心相勸亞修拉,要他對媽媽忍耐並且為媽媽慶祝生日買生日蛋糕,亞修拉聽了兩人相勸,只好同意下班後再去試試。亞修拉下班後帶了蛋糕到多模媽媽的住處,多模媽媽正準備出去,亞修拉提出為她慶祝生日並且帶帽唱生日歌,多模媽媽高興的接受老公的慶祝派對。兩人重歸於好。   絲蘭和順德約好一起去寺廟求子,見面後順德說出夢到了絲蘭的胎夢,懷疑絲蘭已經懷孕了,順德問起絲蘭有沒有感冒症狀,丹絲蘭回答剛剛感冒好起來。順德提醒絲蘭去買化驗試紙,絲蘭按照順德說的做,結果顯示絲蘭真的懷孕了。絲蘭高興極了,卻不想馬上說出這個消息,她想等醫院的化驗結果出來再告訴爸媽,現在孩子還小,根本就不能做任何檢查。多模下班回家送了丹絲蘭一束鮮花,多模提出要和絲蘭親熱,絲蘭無奈說出自己懷孕的事情,多模興奮的和絲蘭一起想像他們的孩子會是多麼可愛的樣子。   吳華蘭見到張珠熙把芙蓉閣搞的不像樣子,生氣的提出辭職,張珠熙只好同意,吳道華見吳華蘭辭職,也提出隨著她離去,因為沒有吳華蘭的芙蓉閣她也呆不下去。兩人聽到絲蘭懷孕的消息,也十分為絲蘭高興。   多模為了不讓丹絲蘭乾重活,積極搶做絲蘭的活,亞修拉見了不高興,提醒多模不要表現的如此關切老婆。早晨起床送亞修拉和多模上班的時候,絲蘭聞到亞修拉身上濃烈的爽膚水的味道,不禁嘔吐起來。亞修拉見到絲蘭如此反應大吃一驚。 第 48 集   亞修拉見到丹絲蘭的反應大吃一驚,而亞多模卻笑了起來。爸爸媽媽問多模為什麼笑,多模說出丹絲蘭懷孕的消息,頓時一家人都感到十分高興。亞修拉馬上放棄了去上班的念頭,坐下來問絲蘭的情況。多模說起是順德做了絲蘭的胎夢,多模提出要去上班,亞修拉讓多模先走,問了絲蘭關於胎夢的情況後,高興的打電話給多模讓他去向順德買回胎夢。亞修拉去上班後,多模媽媽高興的讓丹絲蘭趕緊上樓去休息。   晚上多模到拉拉家給了順德錢,鄭重其事的把絲蘭的胎夢買了回來。亞修拉下班也帶回了絲蘭想吃的冰激凌。亞修拉提出一個命令,讓絲蘭今後不要下樓來,吃飯也在樓上,時刻注意安全。雖然覺得會很憋悶,絲蘭還是很感激爸爸的關照。   拉拉聽說絲蘭懷孕也來到絲蘭家裡看望。絲蘭聽說吳華蘭辭職,打電話給吳華蘭問候,順德聽說絲蘭喜歡吃甜豆粥,親手煮了甜豆粥讓司機送到絲蘭家。亞修拉責怪老婆不會給兒媳做想吃的東西。 芙蓉閣裡的妓生們有14人已經辭職,李道華覺得張珠熙一定不會撐下去,吳華蘭卻認為張珠熙一定可以繼續按照自己的意願經營芙蓉閣。凱爾和拉拉回到家裡,家裡卻空無一人,金語山和順德去旅行,而奶奶也去了朋友家要住兩天才回來。因為下雨,凱爾做了好吃的拉拉,兩人吃飯後一起在家裡住了下來。   多模媽媽的朋友半夜裡打來電話說要自殺,多模媽媽急忙趕了過去。可是丹絲蘭深夜裡忽然想吃紫菜包飯,忍不住餓的她下樓到廚房自己準備做包飯吃。亞修拉獨自到媽媽房間緬懷,拜託媽媽藉丹絲蘭的肚子出生,他要再次為媽媽盡一些孝道。聽到廚房有聲音,亞修拉急忙趕過去看。見到絲蘭想吃紫菜包飯,亞修拉上樓喊起了多模。兩人一起為絲蘭製作了紫菜包飯,見到爸爸和多模一起為她做飯,絲蘭感覺幸福極了。   拉拉到媽媽申孝利家裡告訴申孝利她懷孕了,申孝利聽了感覺十分可思議,可是拉拉說暫時不能結婚,因為凱爾的媽媽做了乳腺癌手術,並且她現在害喜的厲害,身體不適合結婚。 第 49 集   多模媽媽見到亞修拉燙了頭髮回家,責怪他不該這樣,亞修拉反而說多模媽媽錯在太愛自己的老公。多模和絲蘭回家見到爸爸奇怪的樣子,都覺得大吃一驚。吃飯的時候亞修拉說出製作傳統泡菜的方法,令全家都很震驚。吃過飯後亞修拉又提出要全家一起唱卡拉OK,全家人一起玩的其樂融融,令多模和絲蘭感覺從所未有的和諧氣氛。   亞修拉提出和多模一起去游泳,在游泳池裡遇見一個男人,亞修拉見到了他的一生在腦海裡閃現,出言提醒那個男人注意自己的身體健康。男人非常感謝亞修拉。回家後亞修拉提起此事,絲蘭頓時驚呆了。回到房間後絲蘭向多模說起了婚前曾經見過的人說過多模家的祖上靈魂很厲害,擔心結婚後多模會被靈魂附體的事情。   多模聽說了這件事,詢問絲蘭為什麼還要堅持和他結婚,絲蘭回答說因為愛多模並且想就近照顧他。多模聽了十分感動。絲蘭繼續提醒多模爸爸亞修拉有可能被靈魂附體,多模叫絲蘭不要胡思亂想。   亞修拉清早起來就要吃烤肉,多模媽媽只好替他準備烤肉。亞修拉提出要和多模掰手腕,多模只好陪爸爸掰手腕,可是多模忽然感覺爸爸的力氣好大,一下子就輸給了亞修拉。多模感覺爸爸十分奇怪,卻說不出哪裡不對勁。   張珠熙終於感覺到自己的錯誤,打電話給吳華蘭約她見面。吳華蘭見了張珠熙後說自己對於芙蓉閣沒有什麼捨不得,張珠熙卻請吳華蘭回來繼續經營芙蓉閣。吳華蘭當即同意張珠熙的請求。   絲蘭上網查詢有關靈魂附體的事情,最後打電話給順德請求介紹有關人士。順德介紹了通靈人士,絲蘭帶了亞修拉的照片去見。見面後,對方直接指出亞修拉確實是被靈魂附體了。絲蘭感覺十分震驚,急忙詢問有沒有方法,對方卻說亞修拉的神靈地位很高,他也沒有辦法,只能去尋求幫助。   回家後亞修拉又提出要和多模摔跤,多模又被爸爸摔倒在地上。回到房間絲蘭向多模說出了今天去見了通靈人士,多模告訴絲蘭不要為這件事費心,要小心孩子,剩下的事情由他去處理。 第 50 集   吳華蘭聽說順德竟然曾經有過一個孩子,感到十分吃驚。順德講述了和金院長相識並且再次相逢直至結婚後尋找孩子的整個過程,吳華蘭答應等到鄭道士來了一定通知順德。順德忽然流鼻血,吳華蘭用藥棉幫助順德擦拭乾淨。   晚上吳華蘭翻來覆去睡不著,忽然她想起絲蘭曾經說過自己的身世,她也曾經被丟在有錢人家門口,後來被在別人家做事的媽媽帶回家撫養。吳華蘭忽然感覺絲蘭會不會就是順德一直在尋找的孩子。吳華蘭重新回到芙蓉閣,她打電話叫來絲蘭,藉口絲蘭消化不好,在她的手指上放血,並且用藥棉吸取了絲蘭的一點血液,吳華蘭打電話給金博士請求他幫忙做親子鑑定。   多模請來了會驅鬼的婆婆到家裡,亞修拉回家後見到兩位心中十分生氣,露出兇狠的摸樣。婆婆質問是哪一位佔據了亞修拉的身體,亞修拉回答是林慶業將軍。亞修拉看出家裡女傭的身體裡有了肝癌腫瘤後,多模媽媽嚇得暈了過去,多模大罵林慶業將軍不該如此隨便佔據他人身體和家庭,林慶業的鬼魂頓時離開亞修拉,亞修拉也暈倒在地上。   絲蘭回家見到救護車拉走了爸爸媽媽,急忙詢問是什麼事情,得知家裡的事情後,急忙趕往醫院。金院長聽說後急忙趕到醫院進行搶救。亞修拉醒來後多模向他解釋了事情的真相,亞修拉也感覺十分吃驚和害怕。多模向金院長說了事情的真相,金院長回家詢問順德有沒有認識的回驅鬼的法師,順德介紹了寺廟裡的高僧給多模。   張珠熙離開芙蓉閣後沒有事情做感到很失落,拉拉邀請她一起到拉斯維加斯去生活,張珠熙對拉拉的邀請十分欣慰,高興的想著以後幫拉拉帶著孩子的情景。   亞修拉聽說絲蘭結婚前聽到勸告的話依然堅持要和多模結婚,心中感覺對不起絲蘭,難過的哭泣起來。最後亞修拉決定接受驅鬼活動。 第 51 集   吳華蘭打電話約來了金語山和韓順德,並且叫多模也到芙蓉閣來。多模接到電話答應晚上5點到芙蓉閣。多模和媽媽帶著亞修拉去了寺廟驅鬼回來後,亞修拉恢復了往日的精神,不過對生活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他決定今後一定努力好好生活,善待家人。   韓順德因為心急鄭道士的事情,不到晚上就到了芙蓉閣。吳華蘭拿出順德和絲蘭的親子鑑定,向韓順德和金語山講述了為她們母女做親子鑑定的經過,韓順德聽了經過和結果激動的再次流鼻血。   順德因為流鼻血止不住,金語山急忙送她去了醫院,多模聽到順德和絲蘭的母女關係後,急忙給金語山打了電話。得到確認後,多模也激動的流出了眼淚。多模請求吳華蘭親自到家裡去向絲蘭說明,他擔心如果只是他一個人說的話絲蘭會不相信。   拉拉打電話給絲蘭,絲蘭說起在做奶酪,絲蘭約拉拉明天到家裡吃奶酪,拉拉高興的答應。吳華蘭和多模一起到家里來,丹絲蘭見吳華蘭來訪,心裡十分高興,誰知多模告訴絲蘭上樓去,吳華蘭有話要說。吳華蘭慢慢的講述了為她和韓順德做了親子鑑定的經過和結果,絲蘭幾乎不能相信。吳華蘭接著說出了順德和金語山的戀情,25年前的誤會,並且順德找孩子的決心,絲蘭一時之間哭得再也說不出話來。   拉拉奶奶要她去醫院看望大伯和伯母,拉拉聽見大伯說出了順德和絲蘭的關係,心裡替絲蘭心疼,絲蘭因為得不到親生母親的愛,竟然受了那麼多的苦,拉拉心情沉重的回了媽媽家。   孫子請拉拉為自己向孔珠證明,拉拉卻不理孫子,直接回到房間。順德身體恢復後回到家向奶奶說了絲蘭就是家裡的孩子的事情,奶奶聽了之後大哭著懷念因為尋找孩子去世的爺爺。拉拉提著鮮花到丹絲蘭家裡看望丹絲蘭,姐妹見面自然又流了不少的眼淚。從此在好朋友的基礎上兩人又成了親姐妹。   第二天多模帶著絲蘭去拉拉家裡拜會親生父母。絲蘭走到拉拉家門前,想像著25年前自己就是被放到這裡,心裡不由感慨萬千。多模陪著絲蘭進入金家的客廳,韓順德早已等在那裡,如今見到絲蘭,母女倆眼含淚水對望數秒時候,終於相擁而泣。 第 52 集(完)   多模講述了絲蘭和韓順德金語山相認的經過,亞修拉忽然感覺十分羞愧,他說起曾經對金語山說起過絲蘭的壞話,心中不免羞愧難當,他決定要當面向金語山道歉。 亞修拉不讓絲蘭去金家,他自己則約了金語山去酒店喝酒。兩人見面後,金語山提出要絲蘭和多模到家裡和他們一起生活一年,亞修拉當然不同意。兩人爭吵半天,最後決定猜拳決定,結果金語山輸給了亞修拉。亞修拉提出不要絲蘭回家去住,卻要金語山和韓順德到他家來一起生活,丹絲蘭只好放棄回家去生活的打算。   金語山和韓順德約了絲蘭的養父查爾斯和繼母達研見面。金語山提出把他們目前居住的孫子的房子送給他們作為答謝禮物,達研心中不免感到不滿,在她看來替他們養大絲蘭,僅僅回報一棟公寓房子是遠遠不夠的。   拉拉和絲蘭看著多模和孔珠一起去騎馬,而孫子則作為攝像師為他們攝像,幾個年輕人高興的一起玩著。絲蘭和拉拉商量著等他們生完孩子也和多模和孔珠一樣去學習騎馬,忽然絲蘭開始陣痛起來。   多模媽媽接到電話,聽說絲蘭陣痛被送往醫院,急忙和亞修拉一起收拾東西往醫院跑。多模媽媽由於心急出門前扭傷了腳踝,亞修拉不顧老婆,獨自帶上絲蘭的衣服奔往醫院。亞修拉趕到醫院遇見了聞訊趕來的金語山和韓順德,韓順德安慰絲蘭慢慢調整呼吸,絲蘭陣痛中想到了媽媽當年生下自己時候的艱辛。金語山和亞修拉等在休息廳,兩人較勁般的都不肯去吃飯、休息。   隨著時間的推移,還不見絲蘭生下孩子,亞修拉開始祈禱不管男孩女孩只要健康就好。忽然多模和韓順德趕來告訴他們絲蘭已經進了產房,幾人心中不由得開始緊張。絲蘭經過努力,終於平安生下一個漂亮的女孩,當親人們在大螢幕上面看到生了公主的消息,全都興奮的歡呼起來。   孫子和丹孔珠、拉拉、凱爾一起去了醫院看望絲蘭回來後,孔珠忽然接到電話說達研和查爾斯在登山的時候不慎摔落懸崖,兩人雙雙去世。孔珠接到電話立刻昏了過去。多模接到孫子的電話,也驚得目瞪口呆。絲蘭因為剛剛生產不能去參加葬禮,出院後就住在金家。孔珠去看望絲蘭,絲蘭告訴孔珠雖然不是親妹妹,可是她還是當她是妹妹,今後可以依靠姐姐和姐夫安心的生活。   張珠熙約了吳華蘭,決定把芙蓉閣低價轉讓給吳華蘭,而她自己則決定處理完一切事物和拉拉一起回到拉斯維加斯去生活。   亞修拉挑釁的說讓金語山到他家來一起生活,金語山氣憤的就要去收拾行李,奶奶勸阻了金語山,順德只好安慰金語山今後可以每週末去看孩子,畢竟女兒嫁人了就要住在婆家。   拉拉順利的產下一子後,帶著張珠熙和凱爾一起回到了拉斯維加斯。絲蘭的女兒亞利雅滿周歲生日的慶典上,亞莉雅抓起了麥克風,亞修拉致辭的時候說出他的孫女將來會是一個有名望的聲樂家,並且絲蘭馬上會有第二胎,他祝願他們生出一個優秀的兒子,成為接替多模成為全國最大的企業家。
【新妓生傳 OST】: 專輯名稱:신기생뎐 OST Part.1 發行日期:2011.02.23 01. 몽연 / 미지   夢戀 / (MIJI) 02. 여악지가 / 미지   女樂地價 / (MIJI)
專輯名稱:신기생뎐 OST Part.2 發行日期:2011.03.04 01. 연정가 / 김신아   戀情歌 / 金信雅 02. 연정가 (Inst.) / 김신아   金信雅
專輯名稱:신기생뎐 OST Part.3 發行日期:2011.04.08 01. 사랑은 잔인하게 쓰여진다 / 최진이(럼블피쉬)   愛情是殘忍的書寫而成 / 崔珍怡(Rumble Fish) 02. 사랑은 잔인하게 쓰여진다(inst.) / 최진이   愛情是殘忍的書寫而成 / 崔珍怡
專輯名稱:신기생뎐 OST Part.4 發行日期:2011.05.06 1. 연정가 / 오현란   戀情歌 / 吳賢蘭 2. 연정가 (Inst.) - 오현란   吳賢蘭
專輯名稱:신기생뎐 OST (SBS 주말드라마) 發行日期:2011.07.01 01. 몽연 (국악 Ver.) / 미지 (MIJI) 夢戀 ( 國樂 Ver.) / MIJI 02. 연정가 / 김예원(김신아) 戀情歌 / 金信雅 03. 사랑은 잔인하게 쓰여진다 / 최진이 (럼블피쉬) 愛情是殘忍的書寫而成 / 崔珍怡 (Rumble Fish) 04. 연정가 / 오현란 戀情歌 / 吳賢蘭 05. 몽연 / 미지 (MIJI) 夢戀 / MIJI 06. 여악지가 (女樂之哥) / 미지 (MIJI) 07. 예인 (藝人) / 미지 (MIJI) 08. 지지않는 꽃 不凋謝的花 / 미지 (MIJI) 09. 부용각 芙蓉閣 / 미지 (MIJI) 10. 련 (戀) / 미지 (MIJI) 11. 재회 (再會) / 미지 (MIJI) 12. The Promise / 미지 (MIJI) 13. 숨바꼭질 捉迷藏 / 미지 (MIJI) 14. 해오름달 / 미지 (MIJI) 15. 나비의 춤 蝴蝶之舞 / 미지 (MIJI)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