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ove║☆。╮
關於部落格
  • 1292682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泰國電影【守護靈】介紹

        蘊含淡淡哀愁的另類母愛—「守護靈」                 【介   紹】:
明快的音樂下,香脆的炸果散發出好聞的香味。熙攘的街道本片的女主角(阿南)出現了,她的工作是擺攤賣豆漿和炸果。
妹妹懷疑哥哥做錯了事,哥哥解釋說只是因為工作上有風險,拜託妹妹替他照顧孩子。阿柴的三個孩子。(大女兒叫佩佩,二女兒叫阿梅,小兒子叫阿松)
這個女生是女主角阿南的妹妹,她正在跟姐姐阿南通電話,對阿柴照顧孩子有一些埋怨。
我們的男主角出現了,很帥氣,他的身份是一個警察。
阿柴已經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屍體,阿南和妹妹知道了阿柴的死訊,趕來看望,一臉震驚。
一個隱祕的空間,男主角和阿柴兩個人,原來阿柴是男主角的線人,阿柴知道此次任務危險,在執行任務前把自己的孩子託付給妹妹阿南。男主角對阿柴的死懷有深深的歉疚,所以想要追查出兇手。
阿南一家正在給阿柴舉行葬禮。阿柴的三個孩子,較小的兩個孩子看來還並不清楚爸爸的死意味著什麼,還在嬉鬧著,只有大一點的佩佩懂得他們已經沒有爸爸了。 阿南姐妹兩個在聊天,妹妹問姐姐以後怎麼辦。阿南說要撫養三個孩子,畢竟他們是自己的外甥子女。妹妹說有三個孩子,姐姐只賣豆漿和炸果是養活不了他們的。並說要姐姐用家裡的縫紉機替她的老闆縫補東西貼補家用。
阿南正在縫補衣服,她聽從了妹妹的建議,用縫紉機貼補家用。阿南正在回想阿柴臨死前給她的託付,要她照顧他的孩子。 阿柴的大女兒佩佩從樓上走了下來,手裡捧著一些零用錢,對阿南說這些錢都是自己省下來的,要給阿南阿姨,不想要阿南阿姨那麼辛苦的工作。阿南很感動,並要佩佩收起錢並說:如果我真的需要它,我會讓妳知道的。
阿南疼愛地對佩佩說,你們該睡覺了。佩佩調皮地說道:除非妳講故事,否則大家都不睡。
壞人頭目(吸毒男)的上司阿東們正在商議事情,看來他們有什麼犯罪的證據在阿柴的手中,他們懷疑阿柴臨死前把證據交給了阿南,吸毒男說要設法和阿南“談談”。
阿南要離家去工作,佩佩說要幫忙,阿南說妳還是把書念好比較重要,照顧好弟弟妹妹。她們又怎麼知道,這竟然就成了她們陰陽兩隔的最後一面呢?
他們把阿南帶到一個廢汽車回收場,吸毒男表示要聽真話,就得玩大一點。阿南趁他們不注意,掙脫了跑了出來。
家裡面孩子們玩累了,正在甜美的睡著,絲毫不知道他們的阿姨在外面在經歷著如何驚心動魄的事情。佩佩聽從阿南阿姨的囑咐,照顧她的弟妹,打掃著房間。
還記得電影開始那輛207路公車嗎?阿南逃到了這裡阿南終於無路可逃,被吸毒男打倒阿南仍舊在努力掙扎,在逃跑時踩壞了吸毒男的吸毒工具。吸毒男頭目十分生氣,從車上撿了一條繩子,用繩子用力的勒阿南的脖子。阿南痛苦而艱難的呼吸著...吸毒男又用繩子把阿南吊在了公車扶手上。
孩子們嬉鬧的歡笑聲在阿南腦海裡回響。
阿南圓睜的眼睛,那裡面包含著什麼?對生命的渴望,對壞人的仇恨,還是對親情的掛牽?
家中,佩佩不知不覺在書桌上睡著了,濕濕的但看不見人的腳印出現,佩佩被驚醒發現阿南阿姨正在揉麵(此處以後出現的都是阿南的鬼魂),孤寂的背影,回到家中,只為了心中對自己兄弟的承諾,和對親情的掛牽。 佩佩問阿南阿姨什麼時候回來的,阿南說自己的身體不舒服,妳要自己出去賣豆漿和炸果了。(掛牽的是孩子,所以在孩子身邊顯現)
鏡頭搖晃,轉趨黑白,音樂緩慢而深沉,情到深處,淚水已成紅色。
第二天,佩佩和阿梅一起出去賣炸果,(混著阿南血淚的炸果,晶瑩而又剔透)那個暗戀阿南的男人又來了,吃著混著阿南血淚的炸果,感覺有點鹹,但是更好吃了。男主角也來照顧阿南攤子的生意,買了很多並帶到警局裡吃,吃的人都說非常好吃,這可以當做本區的美食招牌了。
阿南的妹妹正在開店鋪的門,一個人影從後面閃過,開門卻發現阿南已經在裡面,並要求她把縫補好的衣服交給老闆。(鬼媽還在為孩子們的生計操心)妹妹答應著,回頭一看,已經沒了阿南的身影。
酒吧小弟來告訴小紅毛,說外面有顧客要買藥丸,小紅毛只好出去賣了藥丸,站在牆角小便,視線裡出現阿南的炸果攤車,再一眨眼,阿南推著攤車已經近在眼前,名副其實的神出鬼沒,嚇得小紅毛大叫著逃跑。 回到了家無聊之下打開了電視,電視一片雪花中隱約的人影忽然電視中出現了阿南臨死前被吊死的樣子,小紅毛嚇得急忙關掉了電視。慌亂中退到了窗戶邊撞碎了玻璃,掉了下去。原本以為大難不死,抬頭一看卻發現一塊大片玻璃破片從空中落下,筆直插入額頭正中央,血順著嘴角流下。
佩佩說阿南阿姨要找男主角談事情,男主角來到了阿南的家中空無一人,找了半天,一轉身阿南忽然出現在了身後,注意到阿南手上帶的這個手鐲(這個手鐲原來是男主角的,要扔掉時,阿柴說送給他吧,因為他想把這個手鐲送給一個很重要的人,這個人就是阿南了) 男主角說要有證據才能抓到那個老大並說阿南他們一家會有危險外面傳來了摩托的聲響,阿南的妹妹回來了,男主角一轉身,阿南已經不見了。
阿梅的夢境阿南阿姨和他們開心的在一起,樹後竟然出現了另一個阿南。
阿梅驚醒,有些害怕,背後一雙手慢慢的伸了過來,輕撫著阿梅,音樂溫情而又淒涼,是阿南阿姨。二人擁抱在一起。(應該是一人一鬼)
男主角正在寺院打坐意念中,腦海裡竟然出現阿南七孔流血的臉驚醒,似乎知道了什麼。
阿南正給阿梅梳頭,孩子們說母親節那天學校要舉行典禮要母親坐在臺上,孩子們獻花給母親。說沒有母親會被恥笑的。但是我們有阿南阿姨。並期待的對阿南說,妳會到場的,對嗎?
阿南悲苦而蒼白無神的臉,孩子們還不知道,眼前的阿南阿姨,已經是個鬼魂。
女優要到樓上換衣服幾個人等著她換好衣服出來,可是一會女優卻發出慘叫跑了出去。鬍子男追中途落跑的AV女優來到了街上,卻看到了在街上奔馳的公車上出現阿南吊在車門口的幻覺,驚慌中跌入了水溝孔,被不明力量把他拽了進去,留下的只是淒厲的慘叫。孔蓋自動合上了,周圍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鏡頭迴轉到阿東拍片現場,女優什麼事都沒有一樣從樓上走了下來。阿東幾人很是奇怪,原來這一切都是阿南弄出來的。
母親節到了,儀式開始了,母親被要求坐到臺上,孩子們獻花,阿松的媽媽卻沒有出現。校長說:媽媽沒來,就用姐姐代替,姐姐就是第二個母親。坐在臺上的佩佩很是失落,因為阿南阿姨並沒有來。
家中,阿南的影子站在門口,在等着佩佩回來。(孩子,不是我不想去,而是我不能去啊)
還在門口等著的阿南發現了回來的佩佩。阿南向佩佩解釋:我從來不後悔今天所做的事,我知道妳可能不再相信我了,妳也許不想聽我的任何承諾,如果妳還氣我,我想我得告訴妳真相,我有麻煩,很大的麻煩...
佩佩阻止了阿南繼續說下去,實際上她早已經原諒了她。誠摯的看著阿南:我相信妳!一人一鬼擁抱在了一起,淚水沾滿了阿南的臉頰。
男主角來到阿柴的墳前,訴說著心事,他該如何放下心中的夢魘?忽然發現阿柴的照片上竟然留出了鮮血,阿柴想要告訴他什麼?
循著阿柴的啟示,他來到了阿南被拋屍的臭水河邊。忽然一個繩頭落在腳邊。順著繩索,男主角發現了一具屍體,從這個手鐲上看,才發現這具屍體就是阿南,原來阿南早就已經死了。
男主角來到寺院,法師跟他講鬼魂出現的原因,是因為掛牽,才得以顯現,而男主角能夠看到阿南的鬼魂,也是心中有所掛礙。法師讓男主角去幫助阿南的鬼魂還讓他找到道行高深的僧人,幫助她脫離苦海找到了道行高深的法師,法師告訴他解決的辦法。
阿東是想除掉吸毒男,把原來和吸毒男偷偷進行交易的那個雇主也找來了。誰知吸毒男早已經設計好了一切,可悲的是,阿東被自己的手下阿修殺死了。有人上來通知說,警察來了。幾個人和警察發生了激烈的槍戰,雇主被警察活捉,阿修被殺死,吸毒男趁亂跑了出來。
另一邊,佩佩被綁架了,阿南妹妹報了警,給男主角打電話求助,男主角讓他冷靜,並推斷歹徒應該還沒有出城,歹徒正在逃竄,並商討如何處理佩佩的問題,最後他們覺得在一起碰個頭商議對策,地點就在殺死阿南的廢汽車回收場。
歹徒們把佩佩帶到了那個廢汽車回收場。吸毒男觀察著周圍的情況,不經然一瞅佩佩,竟然變成了阿南的樣子,她被繩索勒著脖子,發出咯咯的聲音,這個情景嚇了吸毒男一大跳,旁邊的人驚奇的問他怎麼了,再仔細一看,還是佩佩,吸毒男決定把佩佩賣給妓院。
男主角終於趕到了。吸毒男威脅他如果他要敢開槍,就轟了佩佩的腦袋。這情景讓男主角回憶起來他心中的夢魘,只好放下了手中的槍沒了武器,男主角被吸毒男的手下眼鏡男打暈在地。
眼鏡男向男主角開槍,想要殺死他,可是卻怎麼也打不出子彈來眼鏡男很奇怪,向天開了一槍,卻砰的一聲打出了子彈。吸毒男看著眼鏡男,焦急地要他趕緊解決掉男主角吸毒男已經等不急了,推開佩佩,打算親自殺死男主角。 吸毒男剛要向男主角開槍,卻發現吊車的大鐵鉤子掉了下來。情景驚心動魄,那是眼鏡男無頭正在從脖腔裡噴血的屍體。原來剛才眼鏡男的沖天一槍剛好打中了吊車上的繩索繩索撐不住鐵鉤的重量斷落,砸中了地面的一塊鐵皮,鐵皮高速平行飛起直衝眼鏡男而來鐵皮貼著眼鏡男的脖子疾馳飛過,只留下一條血痕。
動手勒斃阿南的吸毒男企圖開車落跑,吸毒男驚慌間一抬頭,竟然發現對面207路公車上吊著的還在扭動的阿南,嚇得急忙開槍,發現殺死的竟然是自己的手下,那個好色男。
想要從車裡出來,又被鐵鉤壓住了腿。忽然發現車底下有什麼一看,是阿南死不瞑目的屍體屍體忽然轉過頭來,空洞且仇恨的眼睛,死死地盯著他急忙開槍,打中了油箱,油箱著起火來。
火勢蔓延開來,佩佩跑到著火的車附近,想要叫醒被打暈的男主角,忽然阿南衝了過來。
汽車在這個時候爆炸了而佩佩被阿南護著,毫髮無傷,阿南摟著佩佩,神情帶著對佩佩無盡的感傷和慈愛。
警察趕來,把男主角送往醫院,發現了207路公車上的五個壞人的死屍。
一家人知道了阿南已經死亡,伏棺痛哭。男主角發現了在外面阿南的鬼魂,要求法師給她最後和孩子們道別的機會,法師答應了。
幾個人回過頭去,發現了阿南的鬼魂。
阿南的靈魂和他們擁抱在了一起。阿南的母愛永遠會和他們在一起。孩子們還在乞求阿南阿姨可以和他們一起玩躲貓貓。佩佩伏在阿姨的懷中,悲切地哭著。
承諾會照顧弟弟妹妹你不用擔心我們,我會照顧好他們。請讓我叫你一聲“媽”弟弟妹妹也一起喊著:我也能叫你一聲“媽”嗎? 天人永隔,情何以堪,但阿南終於得到了安息... 因為,她的愛會陪伴著孩子們,孩子們也會在愛的陪伴下快樂地成長。 雖然阿南只是孩子們的阿姨,但在孩子們的心裡她比媽媽更愛她們...
還以為男主角警察會和女主角鬼媽媽,共譜出一段什麼淒美的人鬼戀之類的。 結果這個警察根本沒用!只會嗆聲、喝酒、找和尚訴苦,或是找他們打個兩拳,而且沒跟女主角講過幾句話。 真正「處理」那些黑社會的,都是由鬼媽媽親自動手…
總結,這部片鬼片中最不像鬼片的鬼片,應該把它歸類到劇情片,尤其裡面很特殊的淡淡母子哀愁氣氛,「鬼媽媽」守護孩子時的溫柔慈悲面,相較復仇時凶狠不留情的修羅面,形成強烈對比。 尤其最後汽車爆炸,她現身保護外甥女的那一幕,在我看來非常有感覺,讓我感受到這位雖然人鬼殊途,但仍不捨孩子的母親的溫柔堅強兩種面相。還有結尾孩子們那一句“請讓我叫你一聲“媽””更是催人淚下...
【插   曲】: 電影開頭一個男人拿著音響放給女主角聽的歌 ไอน้ำ – รักคนมีเจ้าของ   i nam – 愛上有主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